用微博账号登录:
博客
  • 2015年06月

        传统经济学认为,我们都是理性的“经济人”,所做出的一切决策都是明智和最优的。然而现实中,我们的种种匪夷所思的行为却远非传统经济学家所说的那样完美。人们甚至会迫于工作的压力而拒绝理性思考、科学决策。前段时间,我们项目总监在评估一位新设的区域公司C级管理顾问求职者,从求职者的的个人简历上看,这个人大概迄今所有参加面试人选中最合适的。她应对如流,没有任何过失,有良好海外留学经验,也有国内大公司的工作背景,同时尽管年轻,但各种社交技巧也并不稚嫩,我们的综合评估是:智商情况都很优秀,但最后总监却还是放弃了
  • 2015年06月

        在当当、亚马逊上,《如何阅读一本书》很长一段时间以来都是比较热门的,受到很多读者的追捧,大概是很多读书的人总是嫌自己读书的速度太慢,效率太低,尽管我没有仔细的阅读这本书(翻了翻,却没能吸引我读下去),但我仍然认为类似方法论的书还是值得很多人去了解的,所谓事半功倍。但同时,我也在思考,如果说,这本书能够给喜欢阅读的人解决阅读的思路、方法,以提升阅读效率,而另一个关键是我们又该如何选择一本书,正如某位前辈所言:“阅读一本书最大的成本是时间成本,读后发现全书毫无可读之处……”因此,在我看来,如何阅读一
  • 2015年06月

        5月中旬,我的一个同事接了个非常规项目,之所以说这个项目非常规,是因为她从来没有做过类似的项目,最令人费解的是,客户居然指定只要她来做项目经理。说话,很多咨询顾问有一个特点,就是不管多大的困难,摊上了,也不会怕,会积极面对,所以她把项目接了下来。然后组了一个四人团队,我是项目成员之一,本来有一位成员是有这方面项目经验的,但是在整个过程中,他的表现并不尽如人意,而且到项目关键的时候,他退出了,也就是说,最后所有的工作都落到了我们三个人头上。尽管我说项目经理没有任何的类似项目经验,但是我和另外一个成
  • 2015年05月

        我们在学生时代,多数人有一个较普遍的认识是,要多读一些书,学历越高,未来工作更理想的几率就会越高,因为有很多工作把学历作为一个硬件条件,同样,当我们工作后,认为“工作经验”是一块有力的敲门砖,因为稍有一点分量的工作,似乎都要求要有相关的工作经验,绝大多数岗位在岗位说明里也会写着“有相关工作经验者优先”,于是乎,工作中的人们,“积累经验”成了工作的重要任务之一。因此,一直以来,人们总是认为“经验”是一笔无可替代的财富,并且人们普遍认为,经验越是丰富,则做事成功的可能性越高。而人们之所以会有这样的认
  • 2015年05月

        这周参与北方某沿海城市一国有企业薪酬设计项目,我们对该客户过去三年的薪酬结构、内容等进行了系统梳理,尽管该企业属资源、政策垄断型性质,特点之一是从来都有做不完的、高回报率的合同,但是我们在梳理员工薪酬、福利时,还是吃惊不小——企业300号人,人均年收入直逼40万,就连见习人员,起薪都是10万加,中层、高层人员更是奇高(当然,这也是此次薪酬调整的主要原因,太高了),关键一点是,这家企业在北方某二、三线城市……大概这是主要原因,以致员工“忠诚度”非常之高,用企业领导的话说是,“我们的人员基本上是不流动的,
  • 2015年05月

        前段时间在网络上看到一个在华为工作了一段时间,然后出来自己创业的一个非常优秀的员工写的一段在华为工作的回忆录,他说,他刚在华为工作一年多时间,由于表现突出,就有机会受到任正非的接见(一般企业员工见到老总,大概是很正常的,但像华为这样好几十万人的企业,要见到老总其实非常难),见面后,他问了任正非常一个问题:“请问您是凭什么坚持走到现在的?”当时任正非没有马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反问这名员工信不信佛,接着他念了半分钟的“南无阿弥陀佛”,最后任正非进一步解释说:“支撑我走到现在的是信仰,我要是没有这个信仰
  • 2015年05月

        最近我们新来了一个同事,在某国有巨无霸企业(绝对是很多人趋之若鹜的企业)工作了五年之后,读了个MBA,然后选择做咨询,离职之前,该企业人事经理找他谈话,问到他有什么打算,他说要去XX公司做咨询,该人事接着问XX咨询公司体量有多大,同事回一年营业额大概几个亿(实际上,这个同事当时也不清楚我们公司的体量,随口这么一说,明显是夸大了)。结果人事经理很“惊讶”,用很不屑的口吻说:这体量太小了,由几千亿(的企业)到几亿(的企业),我们还是佩服你的勇气啊!在看多了巨无霸式的国有大型企业后,我们常常以为民营企业都是
  • 2015年05月

        很多企业里流行一句话“忠诚的不能干,能干的不忠诚”,大概可以解释为因为能干,所以可选的路很多,受到的诱惑也不少,稍微受一点点气,就不忠诚了,所以,在很多时候,我们看到企业里那些流失的人员往往是骨干,也因此很多企业都在逐步加大资源,以留住这些核心骨干人员。反过来,那些在外面没什么市场,换言之,不很能干的人,往往死心踏地,忠贞不二,因为“别无选择”,我当然不是说忠诚的人都是没能耐的,实际上,这常常也是忠诚的一个因素。在过去的30年里,我们诞生了一批非常优秀的民营企业,叫得上名字的当然也是数不胜数,如华
  • 2015年05月

        晚上和一个朋友吃饭,聊到她近大半年以来工作上非常困扰的一件事:大半年以前,她换了个领导,这个领导与之前领导最大的不同点是:对工作非常挑剔、要求严格,而且就过去这大半年的实际情况看来,这些“挑剔”、“严格要求”本质只仅仅是增加了所有员工的工作量,并没有产生实际的价值,所以,我的这位朋友有一个总结:新领导是为了证明其存在感,在瞎折腾。我的这位朋友是名审计官,基于客户的需求,为客户提供相应的审核并出具审核报告,客户会基于这份报告或者相应的认证资格,进一步获得一些市场的进入许可,应该说是一份蛮高大上的工
  • 2015年05月

        基于我过去一年多的跑步经历,印证了一个“大道理”——有时候,我们所谓的极限仅仅只是别人的起点。刚开始跑步的时候,看到那些每次至少都跑10公里的人,我私下里会认为他们根本就是非人类,因为那个时候,自己无论如何(即便是走),也认为一次10公里是不可思议的事,直到差不多半年后才能一次跑完10公里,中间还会间歇的走走……进一步,我想到,有时候当我们因为一个主意、一个点子、一个报告、或者一个方案等,而沾沾自喜、认为一定会给他人以惊喜和震撼,但最终却被人冷落或称之为“小儿科”时,会多么的委屈……实际上,我们大概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