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博账号登录:
博客
  • 2013年10月

         博纳睿成 史贤龙中国人口政策的争论已经有点类似袁世凯时代共和与君宪的争论,国内外一流学者、各界人士都卷入讨论,时间之久、著作之多实属罕见。主张多生有益无害的阵营分以下几派:价值观派、历史派、数据派、乐观派,影响最大的是历史与数据混合派,以貌似实证的历史总结与有说服力的数据对比,阐述人口红利(或老年化、性别失衡)危机对中国的走向富强的危害。从现有主张解除计生政策的最高成果(《大国空巢》、《民富论》),其核心论点的依据及论证理由,都有基本的内在逻辑的错误,根本经不起推敲。简单点说,支持其放
  • 2013年10月

         博纳睿成 史贤龙创新并非苹果的专利,但当代最富创新思想的,莫过于乔布斯。解析乔布斯对创新的见解,显然比一般的创新理论,更容易被理解。1、不要问消费者想要什么,一个企业的目标就是去创造那些消费者需要但无法形容和表达的需求。与这个意思相近的是乔布斯的另一句话:我们没有走出去进行市场调查,我们为自己生产。我们就是判定他是好是坏的一群人。这被当成否定市场调查的价值或必要性。需要提醒的是:在一个技术驱动需求的行业(消费电子),创新者将自己还原为消费者,用消费者的感觉去检查自己的创新,这就是乔布斯
  • 2013年09月

         博纳睿成 史贤龙从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开始,中国乳业就丑闻不断,但中国乳业不仅没有受到重创,盈利却逐年在增长。一边是乳业丑闻与消费者(尤其是白领妈妈们)的不满,另一边却是中外乳业品牌赚到数钱都手软。这个奇怪现象反映的究竟是怎样的市场本质?从营销角度看,历来都是消费者满意度高的产品及品牌才能产生重复消费,但是中国乳业的过去五年却似乎粉碎了这个营销规律。那么,中国的乳业在赚的什么钱呢?把这个问题说透彻,才能为中国乳业的未来看清道路。当下中国乳业的基本特色,从价值链角度看,可以总结为“三高
  • 2013年09月

         博纳睿成 史贤龙按:本文作于2011年12月23日,是《重温科斯---未被遗忘的时光》一文思考的延续,以此文向科斯《企业的性质》致敬,纪念刚刚逝世的老人。微博上总结了一个2011年十大热词榜单,排名依次是:HOLD住、乔布斯、高铁、地沟油、校车、郭美美、伤不起、PM2.5、谣盐、占领华尔街。我在微博上点评:占领、抗议者:这是2011年的世界关键词。中国的关键词只有一个:微聊------全中国都在微博上无聊地聊天。无聊地聊天只是说了微博的一面,微博的另一面是,2011年中国社会最重要的事件,都与微博有关,微博有些意外又并
  • 2013年06月

         博纳睿成 史贤龙营销人是思想活跃的群体,都希望证明自己思想的价值,但是证明的方法不同,显示了思想价值的成色与差异:有人用喊口号与表决心,有人用经历与经验,有人用成功企业的光环,有人用对未来的承诺,有人用专业头衔或术语,有人用大师门徒、进口思想,等等。不能说上述表达思想的方式一无是处,但作为一门实践的思维总结,营销思想与方法要是停留于上述杂乱无章的“个人表现”状态,只会导致庄子所曰的“天下之人各为其所欲焉以自为方”,其结果是“道术将为天下裂”。如何才能道术不为天下裂,又能百花齐放、百家争
  • 2013年06月

         博纳睿成 史贤龙从过去100多年企业成败的教训看,产品的失败都是关键因素。产品恐龙化,企业也就成了昨日黄花。产品恐龙化的根源,是企业市场判断、产品战略决策的失败:柯达、诺基亚这样优秀、有实力的企业,依然会在产品研发上犯战略判断的错误。导致产品失败的原因,不仅是对产品管理的内涵与重点缺乏认识,更重要的是企业产品管理的组织结构不合理,相应地,在组织功能上就缺乏自我保障、自我进化、风险防范。简单地说,企业在产品管理上重视产品的研发、营销等运营层面的工作,忽视了产业、战略等产业结构与趋势的追踪与判
  • 2013年06月

         博纳睿成 史贤龙没有泡沫的白酒,让企业与渠道商都赚得盆满钵满;啤酒企业的规模越来越大,盈利却苍白得象白酒一样透亮。中国前十大啤酒巨头的行业集中度(CR10)超过70%,净利润总额还不及贵州茅台一家企业的零头(2012年133亿元)。中国啤酒从30年前复兴到规模化的今天都很痛苦:2000年前一瓶啤酒价格比一瓶纯净水便宜,2000年开始兼并收购、上市融资,至今没有摆脱有规模不经济的怪圈。低价格与低利润,就像中国啤酒的两道索命绳,让大小啤酒企业都活得很纠结。如何破解中国啤酒行业的盈利悖论?中国啤酒业一直有一个逻辑
  • 2013年06月

         博纳睿成 史贤龙企业按规模及影响力,可分为三种类型:强龙、地头蛇、地龙(即蚯蚓)。强龙企业到处抢食,有娘就要奶;地龙企业到处找食,有奶便是娘;地头蛇企业圈地护食,自家娘自家奶,地头蛇企业都擅长培育差异化的渠道与产品偏好,这类企业是区域市场或细分品类里的隐形冠军。中国营销对强龙品牌关注与研究过多,对地头蛇品牌的研究相对较少。在地头蛇企业战略里,稳健增长与盈利是第一位的,快速扩张、广域运作、快速规模化是第二位的。地头蛇企业如何保证稳健增长与盈利?必须靠不同与强龙企业的差异化战略,才能保证不
  • 2013年05月

         博纳睿成 史贤龙并非危言耸听,这是一个产品恐龙化加速的时代:昔日的产业领导者,距其达到市场份额顶峰还不到3、5年,产品就可能被淘汰,变成失去消费市场的恐龙产品。近在眼前的胶卷(柯达),远一点的蜂窝式手机(摩托罗拉),或者即将发生的智能电视(WebTV)客厅革命。这些让过去的强势产品变成恐龙的现象,就是产品灾变。灾变不是危机。危机指由于企业自身举措引发的市场反应,如三鹿的三聚氰胺等;灾变指由于企业之外的不可控因素造成的市场变化,如mp3对Walkman随身听的冲击,数码相机对传统胶片照相机的冲击等。由于
  • 2013年03月

         博纳睿成 史贤龙王老吉的崛起、加多宝的继续强势,是“心智大于事实”的定位的成果吗?为什么中国最早的哈尔滨啤酒、号称国啤的青岛啤酒都输给了短短20年品牌历史的雪花啤酒?饮料里的创意冠军农夫山泉,为何规模还不到山寨王娃哈哈的20%?有几个蓝海、新品类不会很快变成红海甚至血海?驱动品牌持续增长的关键因素,尤其是可以保持规模高利润的关键因素究竟是什么?可以肯定地说,不懂渠道隐杀的品牌,不仅无法保持领先或持续增长,想获得盈利更是难于登天。红海竞争的特点,一是竞争白热化,二是对手体量大。这种竞争不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