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博账号登录:

传统商学院的创新潮

精华

作者:刘方一 发表:2011-03-10

加入收藏   打印文章   写信给编辑   
推荐度:
转播到腾讯微博

对于莫尼莎•瓦拉丁(Monisha Varadan)以及‎约阿希姆•范戴勒(Joachim Vandaele)来说,眼前的境况与他们一年前就读欧洲工商管理学院(Insead)MBA时的设想大不相同。下个月,他们将成为一家大型互联网培训公司的所有者。这个结果尤其出乎瓦拉丁本人的意料——记者出身的她曾就职于伦敦金融城(City of London)——她表示,因为就是在欧洲工商管理学院,自己拥有了首次企业的经历。


实际上,仅仅6个月前,30岁的瓦拉丁与32岁的范戴勒才在一门课程中初次合作,该课程旨在找出条件成熟、适合收购的公司。如今两人制订了商业计划,募集到了私人股本资金,并把课上所学内容付诸实施。“MBA真正的考验,是回到现实社会去检验自己所学的东西,”范戴勒表示,他以前是一位银行家和咨询顾问。


虽说创业人数仍不多,但选择自主创业的MBA毕业生比例正不断上升。在麻省理工斯隆管理学院(MIT Sloan) 2010届MBA毕业生中,8.4%的学员选择毕业后自己创业,这是迄今为止最高的比例。在哈佛商学院(Harvard Business School),约有35至45位MBA毕业生选择了同样的道路。


哈佛商学院MBA就业及专业开发主管亚娜•基尔斯泰德(Jana Kierstead)表示,这一动向的直接诱因是经济衰退。“这些MBA亲眼目睹了很多现实情况——自己的父母亲下岗,朋友被炒鱿鱼。看到自己的同事打包走人,他们深受影响。”


2008至2009年的银行业丑闻以及随后的企业信用崩盘,让商学院走到了一个拐点。就商学院努力重塑声名受损的MBA品牌、并为其未来发展打下基础而言,今年将十分关键。


由于发展中国家商学院数量激增以及网络教学的爆炸式发展,在美国与欧洲,在校园开展的传统意义上的MBA课程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竞争。这些世界顶级商学院(尤其是美国的商学院)将如何成为走向全球化?它们将如何在确保教学质量的前提下拓展规模?


长期以来,保罗•戴诺斯(Paul Danos)一直担任位于新罕布什尔州的常青藤院校达特茅斯塔克商学院(Dartmouth College, Tuck School of Business)的院长,他把传统的商学院描述成一种“倒退的”模式。“没有哪家商学院占据较大的市场份额。我们都是自己‘小池塘’里的‘大鱼’,”他表示。


在创新方面,顶级商学院也一直表现得较为迟缓,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学院(Wharton School)负责创新的副院长卡尔•乌尔里希(Karl Ulrich)表示。“一流商学院在创新方面走在最后。二流或三流商学院一直在作一些非常有趣的事情,因为它们必须这样做。”

引领顶级商学院变革风潮的,是北卡罗莱纳大学的凯南-弗拉格勒商学院(Kenan-Flagler Business School),今年它将推出远程MBA,严格遵循其它MBA课程所使用的全部入门及内容标准——包括申请者必须参加研究生管理学入学考试(Graduate Management Admission Test)。院长詹姆斯•迪恩(James Dean)表示,他确信其它商学院肯定会跟进。


一些商学院把注意力放在院校面积与办学规模上,而另一些则在所开设的课程体系上下功夫。马德里IE商学院院长圣地亚哥•伊尼格斯(Santiago Iñiguez)将此归因于市场的“杂交”。“经过多年的商品化运作后,MBA学位都大同小异,如今,我们将看到差异化的大量涌现,”他表示。


比如,越来越多的MBA学生所获得的是与其它领域或其它商学院合办的学位或双学位。他们对硕士学位以及其它类型学位的兴趣也日渐浓厚。


麻省理工斯隆管理学院院长大卫•施米特莱因(David Schmittlein),是向来推崇学位多样化的美国商学院掌门人之一。“如果说管理教育的确很有价值,那么对于已有5至6年工作经历的28岁左右的年轻人,它应该有多大价值?我并不反对MBA课程,只是它不应是管理教育的全部。”


此外,欧洲的MBA通常为期一年,而美国则需两年,虽说这种传统区别从来不是明确存在的,但随着诸如凯洛格商学院(Kellogg School of Management,就位于芝加哥郊外)这种传统意义上的美国商学院开设一年期的速成型MBA课程,上述界限可能会越发难以厘清。


西班牙IESE商学院(Iese Business School)副院长艾里克•韦伯(Eric Weber)表示,一年期MBA学位的缺点之一是通常个没有暑期实习。“(一年期课程班的)障碍就在于用人单位通过实习来 ‘检测’MBA学员,”他表示。IESE商学院开设为期两年的MBA班,这在欧洲较为少见。


许多人对此表示异议。卡罗尔•斯蒂文森(Carol Stephenson)是加拿大西安大略大学毅伟商学院(Richard Ivey school,West Ontario University)院长,该院把两年期的MBA课程压缩到了一年。2010年,92%的MBA学员在毕业后三个月内都找到了工作。“大家都以为MBA学员需要实习,”她表示。“但事实证明这只是想当然。”


欧洲工商管理学院MBA课程主管杰克•科恩(Jake Cohen)表示,为期一年、在两个校区轮流学习的模式,已成为该院的价值主张(value proposition)。“这是学员报考我院的一个重要原因,”他表示。据称,欧洲工商管理学院一年期MBA课程享誉世界,每年招收1000名学员。


虽然许多商学院准备改革,但守恒力或许意味着它们会变得自满,恢复到经济衰退前的办学模式。原因是虽然有些学生回避传统的MBA就业路径,但多数学员仍在遵循。


与十年前相比,MBA毕业生如今考虑的择业面更宽,但用人单位看重的技能与衰退前大同小异,麻省理工斯隆管理学院MBA就业服务主管苏珊•克莱恩(Susan Kline)如是说。“我并不觉得用人单位要求MBA学员的技能与以往有所不同。”


随着经济走出衰退,总体就业情况向好——《金融时报》评选的2011年全球商学院排行榜上的商学院发布报告称,MBA学生的就业比例大约上升了10个百分点——通常申请攻读MBA的学生会有所减少,因为经理人会在现有公司谋求职业机会。


但过去一年,几乎没有迹象表明申请人数下降。这种情况可能会改变。由于诸如印度与中国等新兴市场的就业机会增加,沃顿商学院负责录取、财务援助及就业服务的常务副院长J.J.卡特勒(J.J. Cutler)预计,该院申请人数会在下一个经济周期内略有下降。


情况似乎是这样的:世事越变,商学院就越能维持现状。


您刚被任命为所在商学院院长,新的一年有何打算?


萨利•勃朗特(Sally Blount):美国西北大学凯洛格商学院院长


“在教职员工、学员以及校友中发起讨论,探讨如何培养具有合作意识的睿智型商界领袖——他们能经营好企业、改造市场,让它更好造福社会。”


多米尼克•特平(Dominique Turpin):瑞士洛桑国际管理学院(IMD)院长


“一言以蔽之,那就是变革。我出任IMD院长正好一年,接下来我想全力以赴与同事们一起努力,定期更新升级我们的MBA课程及授课方式,最大程度地为学员服务。我们必须始终走在管理教育创新的前沿。”


尼廷•诺里亚(Nitin Nohria):美国哈佛商学院院长


“2011年,我决心抓住时机,动员我们全体教职员工,推动哈佛商学院的创新,把我们的学员培养成能力强、素质高的商界领袖,以应对全球商界和社会不断涌现的挑战。”


马克•泰勒(Mark Taylor):英国华威商学院(Warwick Business School)院长


“2011年,本人决心让批判与创造性思维,成为华威商学院所做的每一件事的核心。我坚信:这是集教学与科研之众长于一身,并让校友们在以后的职业生涯中为自己所付出的教育投资实现良好回报的最佳途径。”


 德拉•布拉德肖,ft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商业评论杂志及商业评论网立场”


《商业评论》网iPhone客户端

请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官方帐号:

@商业评论网(http://weibo.com/ebusinessreview

@商业评论(http://weibo.com/hbrc)


[  标签:传统  博文决策文化  商学院  ] 1147 次阅读0 次评论
  • 分享这篇文章:

共0人分享过本文,他们是:

评论

    该文章只有登录后才能评论。请先登录

    分享到:QQ空间 腾讯微博

    评论

    分享说明:

    你还可以输入140个汉字

    :分享了一篇文章

    传统商学院的创新潮

    对于莫尼莎?瓦拉丁(Monisha Varadan)以及?约阿希姆?范戴勒(Joachim Vanda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