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博账号登录:

央行又打造公司债大跃进风险 人民币或加快贬值以符合SDR要求

作者:袁明 发表:2015-09-27

加入收藏   打印文章   写信给编辑   
推荐度:
转播到腾讯微博
 
 
  ●当地时间周五,美国总统奥巴马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华盛顿举行会晤后,双方发表联合声明称,在人民币满足IMF现存SDR评估标准的前提下,美国支持将其成为储备货币。习近平在随后与奥巴马联合举行的记者会上强调了这点。
  美财长雅各布·卢今年早些时候曾指出,证明人民币属于SDR的责任在中国;并表示该国在获得IMF首肯之前需要进一步放松汇率政策和完成金融改革。

  英国财政大臣奥斯周二在上海演讲时表示,他希望看到人民币加入IMF篮子。
 法国财长Michel Sapin上周在北京表示,法国赞成将人民币纳入SDR篮子,不过中国仍需要首先满足IMF的技术要求。

  美英法等国家都表态,在人民币满足IMF有关SDR要求前提下,支持人民币纳入SDR。估计日本、德国也会如此表态的。
  这等于把皮球又踢回中方了,因为纳入SDR的前提条件之一是可自由兑换,这个IMF早就说过的。而人民币自由兑换的话,需要巨幅贬值、即日元化,这会令中国金融和经济崩溃的,纳入SDR也无现实意义了。

  中国朝思暮想人民币纳入SDR,是看中了一旦纳入,可获得约1万多亿美元的外汇(美元欧元日元英镑)兑换成人民币,这是IMF规则所决定的。这样国内泛滥的人民币,就可导出近十万亿元换成硬通货了,填实一直唱空城计的央行外储了,再实施可自由兑换,即使人民币巨贬也有外汇好干预了。
  而IMF规则决定,要想纳入SDR必须先自由兑换。这样泛滥的人民币就会巨幅贬值,拿日元化的人民币再换成美元欧元已无意义了,金融经济已崩盘了。

  人民币自由兑换与纳入SDR关系,类似于鸡与蛋关系,哪个先有。呵呵
  把内地股市纳入国际MSCI指数等,前提也需要人民币可自由兑换。也就是说,取消什么QFII额指标、沪港通等制度,这些都是人民币非自由兑换的过渡措施。

  或许,之前政府下令人民币贬值,就是显示出人民币向可自由兑换迈开步子了,向符合SDR纳入标准行动了。
  如是,则人民币贬值的趋势更明朗了,外资流出的速度加快了。

  顺便再提下,习总访美期间,英国财长、法国财长等都跑中国来了,不知德国财长来没来,还都一边喊着支持人民币纳入SDR的口号,来干嘛呢。真的眼红抛美大礼包,而来讨要礼包的?!
  如是,我猜得不错哦,呵呵。仍把中国当奶牛,与以前一样。

  ●本周外媒也帮着估算,中国家底还剩多少。奶牛肚子里的奶也没有了,以后再挤奶也挤不出了。地主家真的也没余粮了。
  9月27日彭博报道,彭博跟踪资本流动的指数显示,资金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离开中国。8月份估计有1,416.6亿美元资金流出中国,刷新了7月份创下的1246.2亿美元的纪录。
  上周,我们对中国资本外流的评估做了更新,并指出根据现有资料,从7月上旬到9月中旬,资金外流量已超过3000亿美元。这一数据来自我们对7月国际资本流动报告(TIC)数据、高盛对基础货币需求(包括现货市场和新发行的远期合约)、野村证券对人民银行九月干预措施的分析。

  弄清楚中国的最终累计资本外流规模有多大至关重要,因为它代表了外界对全球流动性干涸的预估。此前,我们据美林美银全球研究部对人民币套利交易的评估判断认为,中国的资本外流量可能达到1.1万亿美元。
  毋庸讳言,外界普遍认准人民币还会经历一轮更大规模贬值,远不止8月11日的“一次性”重设。当然,每一轮干预措施都会吸走流动性,这意味着北京必须通过降准和释放流动性来抵消紧缩。但是,在市场看来,降准和放水就意味着宽松政策。因此,人民币不得不承受更多压力,并进入恶性循环。
  巴克莱银行则表示,中国的外汇储备水平可能会下降至1.2万亿美元。

  巴克莱银行用了较为细致的量化估值方法,得出了估算结论。如用世界银行剩余方法得出的非对外直接投资类资本外流估值、外部贷款上升趋势与美联储宽松政策和美国低利率相吻合度、“下行情景”估算等。

  这个报告点破了些中国央行外储的小“秘密”,如中国通过增加海外市场贷款来冲抵资本外流。
  现在,中国从外部不同渠道融通到的贷款已达到1万亿美元。我们认为,这部分贷款是中国套利交易的一部分—通过在岸债权人(企业、银行以及非银行金融机构)借短期美元,来投资人民币资产。这部分新增贷款规模很大,中国不仅可以用它来冲抵资本外流,还实现了2011年到2014年期间的外汇储备积累。而现在,不论是对外直接投资形式的资本流入,还是证券投资,都不如国际贷款的规模。

  如果没有这些资金流入,过去几年中,中国的外汇储备还会下降。近期的融资大多来自私人部门跨境贷款。我们估计,过去5年间,这些流入资金已接近外流资金的30%,而2008年的这一水平为0%。
  此外,这些资金本质上都是以美元计价为主的短期贷款,大多流向服务和房地产部门,并增加了对其可持续性的担忧。目前,通过中国私人部门债权人实现的跨境贷款规模达到1.4万亿美元,其中约75%的贷款期限不足一年。

  尤其这一点,不客气地点破了我们央行外储的做法,确实如此,做很明显的跷跷板数据“维稳”。我们的外储早就逐步下降了,只是靠虚增来维持,唱空城计。
  不过,这奠定了人民币日元化的基础,高盛早就计划好了并一直精心打造中。

  ◆9月25日报道,打消外界疑虑 中国官方和学者密集发声力证经济平稳向好
  面对外界对中国经济增速放缓疑虑的加剧,中国官员和学者们近日密集发声,力证中国经济平稳向好,中国有条件有能力实现年初确定7%的GDP增长目标。

  国家统计局周五召开的宏观经济形势吹风会上,发言人盛来运就表示,上半年GDP增长7%是有支持的,用电量,铁路货动量,银行贷款与经济增长总体上是一致的。三季度GDP核算还没有出来,但从目前看,7-8月份相关指标看仍是平稳运行,即使有偏离也不大。“8月份调查失业率在5.1%,服务业加快发展,投资消费进出口此消彼长,内需对经济增长拉动作用进一步增强,中国经济平稳运行的基本面没有变化,会保持平稳较快发展。”盛来运称。

  但他也提到,上半年数据发布时曾预判下半年经济走势会比上半年好,因稳增长政策效应下半年体现。不过,基于三季度以来,国际商品有新的变化,国际大宗商品大幅变化,美国加息预期上升,外部环境错综复杂,国内看中国经济正处在调整阶段,三期迭加压力较大,经济面临不小的压力,但对完成全年目标有信心。
  “从目前看,7-8月份相关指标看仍是平稳运行,即使有偏离(与上半年GDP增幅7%)也不大。”盛来运称,就其个人的理解,全年GDP增幅7%左右的左不要在6.5%以下,右也不要超过7.5%以上,左和右可能在一定误差范围内。

  另外,国家统计局副局长许宪春曾在人民日报发文,详解了GDP的核算过程并回应了外界对GDP核算中有关平减指数的质疑。
  而本周,国家发改委亦是连续发文,指出中国7%的经济增速是可信的,中国有条件有能力实现全年经济发展预期目标。
  中国社科院发布中国经济增长报告(2014-2015)预计,2015年中国经济增长速度为6.9%。而全要素生产率的增进已成为中国经济可持续增长的重中之重,尤其要重视中西部地区生产效率的有效改进。

  只有中金公司近期发布报告,将今年三季度GDP同比增速预测从之前的7.0%下调至6.5%,四季度预测从7.2%下调至6.6%,并将2016全年GDP预测从7.5%下调至6.6%,显示其对增今年下半年和明年上半年的增长较之前之悲观。

  估计年底前,国务院需要组织一批专家学者奔赴各地或电视广播中开讲座等,密集“轰炸”以灌输中国经济向好的局面。在2008年时就有过的举措,“关门,放专家”也是我们的惯例。

  搞不懂,干嘛非盯着7%、6.8%还是6.6%、6.5%等不可,不是说有质量吗,有质量的话哪怕2%又怎么了。日本失去的20年时经济增长都是负的,但经过卧薪尝胆、潜心研究,诞生了一批令现在经济复苏的自主技术和产品。
  外资给我们灌输了GDP数字观念,而我们自己陷入其中不可自拔了,否则要自打自己耳光了,面子更重要。就这么回事。

  ●9月21日 《财新周刊》报道,公司债大跃进
  冷清多年的交易所债券市场,终于在2015年夏天变得火热起来。
 Wind数据显示,沪深两市交易所公司债的发行规模,从6月开始蓄势,7月呈现井喷状态,8月交易所新发公司债规模突破1000亿元,创下了公司债单月发行的最高纪录。相当于2014年全年公司债发行规模的72%,而8月在银行间市场发行的中票和企业债发行规模分别为932.3亿元和195亿元。
 “最近很多公司债刚放出来就被认购一空,以前这种情况很少出现。”上海某券商公司债业务负责人告诉记者,现在公司债招标下限达到三四十倍的也很多,也就是说投标三四亿元才有机会认购一手。

 这一轮公司债井喷的主要推手是今年1月证监会发布的《公司债券发行与交易管理办法》:一方面扩大发行主体;一方面加快审核,让公司债发行条件高度市场化。交易所4月开始启动受理新的公司债,由于发行主体大幅放宽至非上市公司,一些不符合中票和企业债发行条件的各类地产公司和类平台企业蜂拥而至;加上6月末股灾之后,股票资金回流债市、监管层暂停IPO,其中占大头的理财资金没有更好的资产配置,成为对接公司债的主力。

  除了发行门槛大幅放松,公司债扩容的另一个原因在于净资产的40%红线名存实亡。 《证券法》规定,“公开发行公司债券累计余额不得超过净资产的40%”。此前,发改委审批的企业债发行并不计入短融额度;证监会审批的公司债发行,则对短融和中票的额度都不计入;2012年,交易商协会将短融、中票合并计算,超过净资产40%的企业范围扩容至AA级企业,即约95%的信用债都突破了这一红线。无论银行间债市发行的私募债,还是交易所债市的中小企业私募债,发行都不受“40%红线”约束

 在今年发行的公司债类型中,地产公司和类平台企业成为主要发行主体,其中地产公司约占公司债发行总额的一半,类平台企业(即变相的城投公司)约占20%。
  2015年中报数据统计显示,142家上市房企平均负债率为76.8%,创下近年来的峰值,超过四成的房企资产负债率超过70%红线。“很多地产公司‘小公募’是非上市公司,风险已经相当可观。”一位第一创业证券人士表示。

  具有杠杆功能的债券质押式回购,一直以来也都是银行间市场占大头。Wind数据显示,目前银行间质押回购余额已超过3万亿元,日均成交量达到1.7万亿元,而交易所的日均成交量不到5000亿元。
  在2008年9月之前,公司债可质押品种必须要达到AAA级,当时符合条件的几乎只有国债。经过几次规则调整后,“主体评级为AA级、评级展望为正面或稳定的”公司债,都可以进入债券质押库。“等于‘大公募’和‘小公募’都能到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公司做质押融资,拿到钱后可继续买公司债,还能反复操作、放大杠杆。”

  不过,在公司债井喷的背后,管理粗放、发行人良莠不齐、信息披露不完善、资金用途监督不严及投资人加杠杆速度过快等现象频现。“照这个速度,一年及一年以上期限的信用债发行规模很可能会超过银行间债市,但不同市场(银行间债市、企业债、交易所债市)发行标准不同带来的监管套利,无形中积累了巨大风险。”一位合资券商的固定收益部负责人表示。
 “可能等不到公司债规模超过银行间债市,违约风险就爆发了。市场化不等于完全放松监管,为了抢规模而放松信用标准,这是为以后‘埋雷’。”一位银行间债市交易商协会人士强调。

  相当明显,央行又在构筑债市的巨大泡沫、累积巨大风险了,为打造金融危机而努力。大幅度降低抵押债券标准,等于加大杠杆,构筑泡沫。而放松的公司债70%又集中于风险很大的房地产企业和城投债(地方政府),令我想想都担忧。
  连法律规定的净资产40%红线都抛弃了,胆子不可谓不大。

  股市搞大泡沫后再搞个股灾,大家都已看到了,搞大泡沫为了掩护外资撤离。现在又轮到债市了,搞大泡沫掩护外资撤离后,再来个债灾,令中央再来个债市救市。
  最终,财税收入不断下降的政府,也没钱救了,只能再出台8万亿刺激了、即三年印钞250万亿。这样中国金融经济崩盘的可能性几乎100%了,从而实现 中国的解体。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商业评论杂志及商业评论网立场”


《商业评论》网iPhone客户端

请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官方帐号:

@商业评论网(http://weibo.com/ebusinessreview

@商业评论(http://weibo.com/hbrc)


[  标签:风险  大跃进  人民币  杂谈  ] 3098 次阅读0 次评论
  • 分享这篇文章:

共0人分享过本文,他们是:

评论

    该文章只有登录后才能评论。请先登录

    分享到:QQ空间 腾讯微博

    评论

    分享说明:

    你还可以输入140个汉字

    :分享了一篇文章

    央行又打造公司债大跃进风险 人民币或加快贬值以符合SDR要求

    央行又打造公司债大跃进风险 人民币或加快贬值以符合SDR要求 [ 2015-9-27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