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博账号登录:

读《墨子》管理有感:尚同中

作者:李文武 发表:2015-09-03

加入收藏   打印文章   写信给编辑   
推荐度:
转播到腾讯微博
 

  原文:子墨子曰:方今之时,复古之民始生,未有正长之时,盖其语曰,天下之人异义,是以一人一义,十人十义,百人百义。其人数兹众,其所谓义者亦兹众。是以人是其义,而非人之义,故相交非也。内之父子兄弟作怨雠,皆有离散之心,不能相和合。至乎舍余力,不以相劳;隐匿良道,不以相教;腐朽余财,不以相分。天下之乱也,至如禽兽然。无君臣上下长幼之节、父子兄弟之礼,是以天下乱焉。明乎民之无正长以一同天下之义,而天下乱也,是故选择天下贤良、圣知、辩慧之人,立以为天子,使从事乎一同天下之义。天子既以立矣,以为唯其耳目之请,不能独一同天下之义,是故选择天下赞阅贤良、圣知、辩慧之人,置以为三公,与从事乎一同天下之义。天子三公既巳立矣,以为天下博大,山林远土之民,不可得而一也。是故靡分天下,设以为万诸侯国君,使从事乎一同其国之义。国君既已立矣,又以为唯其耳目之请,不能一同其国之义,是故择其国之贤者,置以为左右将军大夫,以至乎乡里之长,与从事乎一同其国之义。天子、诸侯之君、民之正长,既已定矣,天子为发政施教曰:“凡闻见善者,必以告其上;闻见不善者,亦必以告其上。上之所是,必亦是之;上之所非,必亦非之。己有善,傍荐之;上有过,规谏之。尚同义其上,而毋有下比之心。上得则赏之,万民闻则誉之。意若闻见善,不以告其上;闻见不善,亦不以告其上。上之所是不能是,上之所非不能非。己有善,不能傍荐之;上有过,不能规谏之。下比而非其上者,上得则诛罚之,万民闻则非毁之。”故古者圣王之为刑政赏誉也,甚明察以审信。是以举天下之人,皆欲得上之赏誉,而畏上之毁罚。

是故里长顺天子政而一同其里之义。里长既同其里之义,率其之里之万民以尚同乎乡长,曰:“凡里之万民,皆尚同乎乡长而不敢下比,乡长之所是,必亦是之;乡长之所非,必亦非之。去而不善言,学乡长之善言;去而不善行,学乡长之善行。”乡长固乡之贤者也,举乡人以法乡长,夫乡何说而不治哉?察乡长之所以治乡者,何故之以也?曰:唯以其能一同其乡之义,是以乡治。

乡长治其乡而乡既已治矣,有率其乡万民,以尚同乎国君,曰:“凡乡之万民,皆上同乎国君而不敢下比。国君之所是,必亦是之;国君之所非,必亦非之,去而不善言,学国君之善言;去而不善行,学国君之善行。”国君固国之贤者也,举国人以法国君,夫国何说而不治哉?察国君之所以治国,而国治者,何故之以也?曰:唯以其能一同其国之义,是以国治。

国君治其国而国既已治矣,有率其国之万民以尚同乎天子,曰:“凡国之万民,上同乎天子而不敢下比。天子之所是,必亦是之;天子之所非,必亦非之。去而不善言,学天子之善言;去而不善行,学天子之善行。”天子者,固天下之仁人也,举天下之万民以法天子,夫天下何说而不治哉?察天子之所以治天下者,何故之以也?曰:唯以其能一同天下之义,是以天下治。

夫既尚同乎天子,而未上同乎天者,则天□将犹未止也。故当若天降寒热不节,雪霜雨露不时,五谷不孰,六畜不遂,疾灾戾疫,飘风苦雨,荐臻而至者,此天之降罚也,将以罚下人之不尚同乎天者也。

故古者圣王明、天鬼之所欲,而避天、鬼之所憎,以求兴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是以率天下之万民,齐戒沐浴,洁为酒醴粢盛,以祭祀天、鬼。其事鬼神也,酒醴粢盛,不敢不蠲洁,牺牲不敢不腯肥,珪璧币帛不敢不中度量,春秋祭祀,不敢失时几,听狱不敢不中,分财不敢不均,居处不敢怠慢。曰:其为正长若此,是故上者天、鬼有厚乎其为正长也,下者万民有便利乎其为政长也。天、鬼之所深厚而能疆从事焉,则天、鬼之福可得也。万民之所便利而能疆从事焉,则万民之亲可得也。其为政若此,是以谋事得,举事成,入守固,出诛胜者,何故之以也?曰:唯以尚同为政者也。故古者圣王之为政若此。

今天下之人曰:“方今之时,天下之正长犹未废乎天下也,而天下之所以乱者,何故之以也?”子墨子曰:“方今之时之以正长,则本与古者异矣。譬之若有苗之以五刑然。昔者圣王制为五刑以治天下,逮至有苗之制五刑,以乱天下,则此岂刑不善哉?用刑则不善也。是以先王之书《吕刑》之道曰:‘苗民否用练,折则刑,唯作五杀之刑,曰法。'则此言善用刑者以治民,不善用刑者以为五杀,则此岂刑不善哉?用刑则不善,故遂以为五杀。是以先王之书《术令》之道曰:‘唯口出好兴戎。'则此言善用口者出好,不善用口者以为谗贼寇戎,则此岂口不善哉?用口则不善也,故遂以为谗贼寇戎。

故古者之置正长也,将以治民也。譬之若丝缕之有纪,而罔罟之有纲也,将以运役天下淫暴而一同其义也。是以先王之书《相年》之道曰:“夫建国设都,乃作後王君公,否用泰也。轻大夫师长,否用佚也。维辩使治天均。”则此语古者上帝鬼神之建设国都立正长也,非高其爵,厚其禄,富贵佚而错之也。将以为万民兴利除害,富贵贫寡,安危治乱也。故古者圣王之为若此。

今王公大人之为刑政则反此,政以为便譬,宗于父兄故旧,以为左右,置以为正长。民知上置正长之非正以治民也,是以皆比周隐匿,而莫肯尚同其上。是故上下不同义。若苟上下不同义,赏誉不足以劝善,而刑罚不足以沮暴。何以知其然也?

曰:上唯毋立而为政乎国家,为民正长,曰:“人可赏,吾将赏之。”若苟上下不同义,上之所赏,则众之所非。曰人众与处,于众得非,则是虽使得上之赏,未足以劝乎!上唯毋立而为政乎国家,为民正长,曰:“人可罚,吾将罚之。”若苟上下不同义,上之所罚,则众之所誉,曰人众与处,于众得誉,则是虽使得上之罚,未足以沮乎!若立而为政乎国家,为民正长,赏誉不足以劝善,而刑罚不沮暴,则是不与乡吾本言“民始生未有正长之时”同乎?若有正长与无正长之时同,则此非所以治民一众之道。

故古者圣王唯而审以尚同,以为正长,是故上下情请为通。上有隐事遗利,下得而利之;下有蓄怨积害,上得而除之。是以数千万里之外,有为善者,其室人未遍知,乡里未遍闻,天子得而赏之;数千万里之外,有为不善者,其室人未遍知,乡里未遍闻,天子得而罚之。是以举天下之人,皆恐惧振动惕栗,不敢为淫暴,曰:“天子之视听也神!”先王之言曰:“非神也。夫唯能使人之耳目助己视听,使人之吻助己言谈,使人之心助己思虑,使人之股肱助己动作。”助之视听者众,则其所闻见者远矣;助之言谈者众,则其德音之所抚循者博矣;助之思虑者众,则其谈谋度速得矣;助之动作者众,即其举事速成矣。故古者圣人之所以济事成功,垂名于后世者,无他故异物焉,曰:唯能以尚同为政者也。

是以先王之书《周颂》之道之曰:“载来见彼王,聿求厥章。”则此语古者国君诸侯之以春秋来朝聘天子之庭,受天子之严教,退而治国,政之所加,莫敢不宾。当此之时,本无有敢纷天子之教者,《诗》曰:“我马维骆,六辔沃若,载驰载驱,周爰咨度。”又曰:“我马维骐,六辔若丝,载驰载驱,周爰咨谋。”即此语也。古者国君诸侯之闻见善与不善也,皆驰驱以告天子。是以赏当贤,罚当暴,不杀不辜,不失有罪,则此尚同之功也。是故子墨子曰:“今天下之王公大人士君子,请将欲富其国家,众其人民,治其刑政,定其社稷,当若尚同之不可不察,此之本也。”

 

管理感悟:群龙无首,就会一个人一种意见,十个人十种意见,百个人百种意见,很难有统一的意见与共识存在。参与表达观点的人越多,意见也会越多。当意见的分歧很大时,观点相异的人就会更加固执地坚执自己的观点。有时观点不同的人,哪怕就是亲人与朋友,也会反目成仇。所以,为了不使争执继续下去,组织就要选择聪明与德行好的人来统一意见,这时组织中的领袖与领导者就诞生了。组织混乱的根源,在于没有一位杰出的领导者。但杰是出的领导者,一个人的力量是很有限的,所以,就需要聘请各级管理人员来辅弼领导者。领导者不但能起统一意见的作用,而且还有惩恶扬善,判断是非对错,采纳各种意见的作用。领导者的命令要通畅,决策要贯彻落实,得依靠各级管理人员遵从命令,听从指挥;得依靠各级管理人员的执行力。班组长能使班组成员统一意见,那么这个班组长是合格的,证明这个班组管理得很好。部门经理能使得部门成员统一意见,那么这个部门经理是合格的,证明这个部门管理得很好。如果班组长与部门经理都跟领导者同心同德,意见一致,证明这个组织是管理得很好的。上下同德者胜,上下同欲者胜。如果组织内成员都听从领导者的号令,都效仿领导者,那么这个组织是肯定会兴旺发达的。就怕组织内自认为自己聪明者多,那么这组织就会难以形成共识,让人不知听谁的,让人无从适从,那么这样的组织迟早会混乱不堪的。

能统一组织意见的人,能使上下形成共识的人,这样的领导者是优秀的。卓越的领导者工作勤勉,处理事情公正,分配财物均匀,接人待物有礼貌、讲礼仪、懂礼节,尊重组织成员,因此,这样的领导者就能获得成员们的支持与拥戴,那么工作就会开展得好,组织也会管理得好。领导者要干的重要事情,就是为组织定规章制度,而这规章制度要能体现奖优罚劣,奖勤罚懒,奖善罚恶。并且在规章制度面前人人平等。在组织内要设置纪检监察机构与人员,对领导者与各级管理人员要进行监督,防止他们骄奢淫逸、放纵逸乐、贪污腐败、失职渎职。组织选出领导者与委任各级管理人员,分授职责,是为了更好地开展工作,是为了让组织发展壮大,是为了谋取组织利益与成员利益的。领导者不称职的地方是任人唯亲,搞裙带关系;奖罚不公,奖了没有能力与没有贡献、没有成绩的人,罚了不该罚的人。溢奖溢罚,是取乱之道,是领导力极其低下的表现。赏要能扬善,罚要能止暴。并且领导者要能听取下面的意见,做到从谏如流。帮助领导者视听的人多,那么他的所见所闻就广大了;帮助领导者言谈的人多,那么他的声音所安抚范围就广阔了;帮助领导者思考的人多,那么计划很快就能实行了;帮助领导者人多,那么他所做的事情很快就能成功了。所以,领导者不能脱离群众,要有辅助者与坚定的支持者。领导者要经常听取下面的汇报。不管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不管是好人好事,还是坏人坏事,作为领导者都要下属们积极向其汇报,然后奖赏贤才,惩罚破坏组织的人。不冤枉一个好人,也不放过一个坏人。这是领导者在实施奖罚分明时所应该做的。

 

作者简介:李文武,著名管理学家。《博锐管理在线》《中华品牌管理网》《中国管理传播网》等知名管理网站专栏作家。又是多家媒体与网络作家。研究:历史、经济、管理。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商业评论杂志及商业评论网立场”


《商业评论》网iPhone客户端

请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官方帐号:

@商业评论网(http://weibo.com/ebusinessreview

@商业评论(http://weibo.com/hbrc)


[  标签:博文决策文化  墨子  经济 管理   ] 25938 次阅读1 次评论
  • 分享这篇文章:

共0人分享过本文,他们是:

评论

    该文章只有登录后才能评论。请先登录

    分享到:QQ空间 腾讯微博

    评论

    分享说明:

    你还可以输入140个汉字

    :分享了一篇文章

    读《墨子》管理有感:尚同中

    原文:子墨子曰:方今之时,复古之民始生,未有正长之时,盖其语曰,天下...

    李文武 的简介

    作者简介:李文武,著名管理学家、顶尖学者。北京宏创乐途文化传媒公司作家顾问、兴邦公司首席顾问、全球赫柏有限公司董事长兼CEO、管理精英联盟会主席。博锐管理在线》《中华品牌管理网》《中国管理传播网》《价值中国》等知名管理网站专栏作家。又是多家媒体与网络的作家。研究领域:历史、经济、管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