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博账号登录:

Uber:对抗性创业

作者:szbook 发表:2015-06-07

加入收藏   打印文章   写信给编辑   
推荐度:
转播到腾讯微博

Uber是一款招车手机应用,公司总部位于美国旧金山,创建于2009年,最初做的是豪华叫车服务,之后逐步提供一些平价服务。起初,Uber对出租车公司没有什么威胁。但时至今日,Uber已进驻全球140多个城市,拥有司机数十万人。

打开Uber的APP,输入姓名,联系方式,信用卡信息等,即可建立个人账户。这款APP会根据你的位置,自动定位你周边能提供租车服务的私家车有哪一些。某辆车接单后,你便能在地图上追踪它的位置了,还能根据Uber给你提供的车主信息,跟司机取得联系。下车时,车费和小费能通过信用卡直接完成。通过Uber叫车,通常要比一般出租贵出些许,作为给Uber的佣金。但由此换来节省出来的时间和更优质的乘车服务。

Uber是卡拉尼克(Kalanick)创办的第三家企业,之前第一家企业失败了,第二家企业出售给他人。创业企业难题多,但多到像Uber这种程度的可能并不常见。创立短短4个月后,他们便被旧金山市政府勒令停止营运。理由包括“收费费率未经审查”,“车辆没有漆成统一标准颜色”,“司机培训和牌照未经考核”及“没有购买相应保险”等。但卡拉尼克并不认为上述理由能证明Uber违法,相反,倒是能证明Uber的创新——因为服务模式太新,以至于尚未被既有审查制度纳入范畴。他的这一判断,得到了专业律师的认可。 Uber开始发动用户的力量来对抗这股行政力量。认可这种服务模式的人们纷纷向市长信箱投去自己的请愿书,最终,这次勒令不了了之。

Uber的目标是让乘客在5分钟之内坐到车,为此其算法必须基于供求法则,Uber模仿了很多国家征收电费的规矩,对租车服务实行「峰谷定价」。当天气不好,或是高峰时期的时候,Uber 服务的价格能够翻上数倍。卡拉尼克表示这样能够鼓励更多的司机在租车需求较大的时间里走上街头,帮助顾客。但这个具有明显自由市场主义的定价方式,遭到了非常严重的批评。Twitter 上有人评价这种定价为「丧心病狂的敲竹杠」。在2013年12月纽约遭遇暴风雪时,Uber车价涨了8倍。在悉尼人质事件发生时,Uber的自动算法将“繁忙”时段的价格上调了四倍(在社交媒体一片叫嚷之后,Uber改为免费搭载服务)。卡拉尼克拒绝在批评声中妥协,:“你想要供应完全满足需求,你就得用价格平衡供需,要么加大供应,要么减少供应,要么从系统中获得更多需求,要么减少需求。

Uber在成立初期采用的是Google的时间算法来估计纽约街道上车辆的抵达时间,但是结果却并不如人意。用Google时间算法计算出来的车辆运行时间往往会有3.6倍左右的误差。这带给第一次使用Uber的用户非常糟糕的乘车体验,而在Uber起家的纽约,出租车非常多,在这种情况下,用户不会第二次再使用Uber的服务了。于是,Uber果断放弃了使用Google 的操作系统,开始研发自己的算法。Uber独家开发的算法,对用车需求量、车的配给和定位有精确的了解,能算出什么时候该派多少车在路上跑,应该在某个时间、某个城市里部署最少多少辆车,从而最有效率的满足用户需求。虽然在刚开始的时候,由于没有历史数据可以用,技术的开发颇为艰难,但在后来,正是这种Uber特有的算法技术使其在竞争中脱颖而出,因为Uber的算法在时间预计上比Google的算法准确度高,在实际乘车服务中,也就意味着乘客可以花更少的等待时间。而且随着数据的增多,Uber对用车的预计也会变得越来越精准。

随着Uber服务范围的扩大,它也被列上了诸多政府和出租车公司的黑名单,比如纽约、华盛顿、加拿大温哥华、英国伦敦等。Uber在每座城市的扩张都是一场战斗,而这是克拉尼克最擅长的。 在华盛顿,他从网上发动了数万居民给市长发邮件要求解除禁令。在丹佛,他甚至还发起了一场示威游行。
芝加哥最初试图发禁令阻止Uber进入,但当市长的邮箱被抗议邮件塞爆后,禁令就不了了之了。
在伦敦和巴黎,愤怒的出租车司机举行了大规模的罢工,抗议Uber抢了他们生意。而克拉尼克的对策是立刻宣布当地Uber打车免费。 结果打不到车的居民只好纷纷下载Uber打车,罢工居然变成了Uber免费推广。 

在一些被禁的城市,Uber甚至会偷偷组织培训,指导当地司机躲过检查。通过各种非常规手段,Uber目前已经扩张到了50多个国家。克拉尼克正面对着越来越强烈的抵抗,而他显然乐在其中。 他在各种场合激烈抨击出租车行业和监管机构,宣称这个行业即将灭亡,而全球1000万出租车司机很快就会被Uber车主取代。 卡拉尼克说,“世界上有10辆轿车,96%利用不足。停车场占用了15%的城市面积,更不用说还有碳排放的问题。”“我们的目标是让乘用Uber的成本低于拥有一部轿车。”从旧金山到上海,深圳、广州、北京,Uber服务向全球扩张,覆盖超过100座城市。Uber 在短时间内拓展至这么多国家,并不是因为他发明新潮又吸引人的产品,而是因为他重新定义了日常生活中的"乘车体验",让用户感受到“超越期望”,这是一家企业是否能快速成长及使用者会不会记住它的关键。“Uber提供的不是出行服务那么简单,它是生活方式和运输方式的交汇点。”

从打造Uber起,他便从未将自己的公司仅看做一个叫车软件。“能在用户需要时即刻满足他们的愿望,不管是租车还是其他”,才是卡拉尼克的终极野心。而叫车服务,只是一个开始。有了这个起点,Uber能做的事有很多。  “Uber正在建立一个覆盖各个城市坐标的数字网络。” 其投资人Shervin Pishevar这样解读Uber的未来:“一旦这个坐标网建立起来,作为一个平台,Uber的想象空间是非常巨大的。”

案例讨论题:

1. Uber的独特竞争力有哪些?

2.Uber选择与不欢迎自己的城市政府打交道的策略是否正确?

3.从伦理角度评价Uber的溢价计费算法。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商业评论杂志及商业评论网立场”


《商业评论》网iPhone客户端

请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官方帐号:

@商业评论网(http://weibo.com/ebusinessreview

@商业评论(http://weibo.com/hbrc)


[  标签:抗性  创业  ] 3071 次阅读1 次评论
  • 分享这篇文章:

共0人分享过本文,他们是:

评论

该文章只有登录后才能评论。请先登录

分享到:QQ空间 腾讯微博

评论

分享说明:

你还可以输入140个汉字

:分享了一篇文章

Uber:对抗性创业

Uber是一款招车手机应用,公司总部位于美国旧金山,创建于2009年,最初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