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博账号登录:

为什么17年后,《预言家日报》仍是主流媒体?

推荐

作者:柯恩 发表:2014-11-27

加入收藏   打印文章   写信给编辑   
推荐度:
转播到腾讯微博

 为什么17年后,《预言家日报》仍是主流媒体?


by 柯恩


罗琳今年在Pottermore网站上发表的哈利波特续文,揭秘了消灭伏地魔17年之后,哈利波特34岁时的魔法世界状态。令人惊讶的是,从这篇带有预言性质的文章看,未来世界里占据信息传播主导地位的仍然传统日报——《预言家日报》(当然有可能是电子版的),而不是眼下流行的各种新媒体和自媒体。而且,《预言家日报》的发行和广告收入依然丰厚,对名牌魔法学校的毕业生依然有强大的吸引力,连哈利波特的夫人、高贵的纯血统女巫金妮都去那儿当了一名记者。

 

这篇续文(全文附后)的报道角度是第427届魁地奇世界杯上,昔日邓布利多军成员在宿营地的逐一亮相。为什么在未来世界里,传统日报仍然大放异彩?很简单,只有传统媒体的记者才能写出这样全面的深度报道,让你只需一篇文章就能看到邓布利多军所有成员近况的全景。

 

有人说,新媒体和自媒体更好。我想,在魔法世界里,也会有twitter、facebook,网友完全可以关注哈利波特、赫敏、罗恩、金妮等人的账号,及时看到他们发布的最新自拍照片和合影——然后网友再自己根据这些零碎信息,拼出世界杯营地里的全景。

 

可是不是说现代人的注意力有限,时间有限吗?为什么要一一订阅这几十个人的账号,从大量毫无意义的转帖中筛选出少量真正有用的新信息呢?在《预言家日报》上,只需两三分钟,看记者丽塔·斯基特的一篇报道就可以掌握所有真正的新闻。

 

而且,职业记者的报道更加“专业”。你可以在facebook上看到哈利波特自己贴出的最新照片,但是他也许会不经意地避开脸上的新伤疤(只有跟踪报道哈利波特条线三十多年的老记者才会敏锐注意到每个有意义的细节)。当然,有人会说,社交网络上必然会有营地里近距离观察到哈利波特的人会提到这些细节,可是怎么能保证你正好也关注了这位网友的账号呢?

 

职业记者不仅仅会更加专业地捕捉到所有关键细节,还会提醒你关于这条新闻的过去、周边相关信息,以及专业人士的相关评论。这些都是新媒体和单个自媒体不具备的能力。

 

有人会说,那我关注记者丽塔·斯基特的微信公众号不就行了?我会在手机上比日报读者更早看到这篇“专业报道”。

 

是的。可是记者丽塔·斯基特的特长仅限于霍格沃茨学校的相关报道,因为她跑这条线跑了三十多年。并不是每天都有关于哈利波特和他的小伙伴们的新闻。你关注了丽塔·斯基特的微信公众号,也许一年里只能看到一两篇真正有价值的新闻。然后还得忍受她每天在公众号上发布的各种推销、代购、励志、鸡汤旧文。

 

再者,读者的兴趣也不仅仅是围绕着哈利波特。英国的巫师,也会关心瑞典魔法考古界的最新进展、非洲魔法界对抗埃博拉病毒的最新努力、日本魔法界的最新时尚、美国魔法界大选两党拉锯战的动态……

 

这些都需要有专业知识的相关记者去花费时间调查,发回全面报道。

 

在新媒体和自媒体上你可以比传统媒体更早看到一张现场照片——某地发生某新闻了,可是,细节、真实性、可靠性、真相,都需要人力和时间去辨别。想想看,你在互联网上看到过多少子虚乌有的新闻(而且还都配有照片)?你也会在社交媒体上看到突发新闻之后,马上打开某个传统媒体的网站,去验证是不是真的吧。

 

又有人会说,那我关注一下某个自媒体联盟、或者新媒体聚合吧。是的,一百个、一千个像丽塔·斯基特这样的自媒体账号集结在一起,完全可以和《预言家日报》抗衡。联盟里还会有专业编辑,去验证各种独立消息的真实可靠性,联盟里有编辑去约权威人士的评论,还会有编辑决定在同时收到的10条新闻里,哪一条应该最先发出……

 

且慢!

 

这不就是一家传统媒体吗?这个自媒体联盟,不就是《预言家日报》的编辑部吗?

 

  

正因为现代人更忙碌、时间更碎片。所以,他们更需要编辑部、记者团队的协作努力,提供高质量的、简短的、全面的、真正的信息。

 

肯定会有很多人对传统日报的未来有不同意见。不过,罗琳在二十多年前就准确预测了霍格沃茨魔法学校和英国巫师界后来的种种传奇经历,考虑到她这种令人生畏的预言能力,我们不妨再相信她一次吧。

 

最后我还想表扬一下丽塔·斯基特的报道。尽管我们都知道她对哈利波特和赫敏等人怀有很深的成见,总喜欢在报道中加入自己的私货,但是在事实和数据、细节方面,她的报道还是比较可信和全面的。到底是资深老记者啊。

  

 

附录:罗琳的续文全文

 

邓布利多军,魁地奇决赛再聚首

译者: klauslear 原作者:J.K. Rowling

 

魔法之母J.K.罗琳在全世界哈迷们的翘首企盼中发布了“哈利·波特”最新续篇,叙述方式为令人憎恨不已的八卦记者丽塔·斯基特为《预言家日报》撰写的一篇报道。著名傲罗哈利·波特与其他邓布利多军成员在魁地奇世界杯决赛上再度相遇。时光荏苒,此时哈利已近34岁。

 

邓布利多军,魁地奇决赛再聚首

 

《预言家日报》八卦记者丽塔·斯基特

 

星光璀璨,除却星光,又是星光。我们已见到太多巫师界的名人大腕儿在巴塔哥尼亚这片大漠中熠熠生辉了,譬如各国魔法部部长,政要,魔力歌后塞莉丝汀娜·沃贝克,以及饱受争议的美国巫师乐团“折翼飞贼”。以上诸位均引发阵阵骚动,大批粉丝你推我搡索要签名,发射架桥咒越过人群头顶,冲到贵宾包厢的拥趸们更是大有人在。

 

然而当传言散步营地赛场,说有一伙臭名昭著的巫师帮派(虽已无他们如日中天时的青涩面孔,却依旧一眼可辨)已到达决赛场地时,人群中的亢奋更是难于言表。观众们踩踏而过,所到之处,帐篷被夷为平地,孩童们被纷纷撞翻。全球各地的追随者们潮涌云集,因为据说有人在此目击邓布利多军成员,他们歇斯底里般欲求一瞥那个仍旧被其成为“大难不死的男孩”的人。

 

波特一家以及其他邓布利多军成员的家庭下榻在贵宾营区,四周有重重咒语的保护和安保队的巡视。他们的出现让围观在隔离线外的人群倍感宽慰,这些人在此守候,无不期盼能见上英雄一面。今日午后三时,圆梦时刻终于来临,在嘈杂的尖叫声中,波特领着他的两个儿子詹姆斯和阿不思访问了运动员休息室,并将两位年轻小伙儿介绍给了保加利亚追求手维克多·克鲁姆。

 

已近34岁的著名傲罗哈利·波特发中已见几绺银丝,他仍旧戴着那副独具特色的圆框眼睛,或许有人会说这副打扮更适合一个不怎么时髦的12岁小子。那道著名的闪电形伤疤故事未绝:波特恰是在展示他右前额上那条惹人厌的伤口。请求提供与伤疤来源有关信息的申请照旧收到魔法部如下回复:“斯基特小姐,傲罗办公室事务属高度机密,对外不予透露,关于此事我方已重申不下514次。”那么,他们在隐瞒什么?大难不死的男孩是否卷入又一轮神秘事件中,而待其大白于世时,是否又会将世人拖入恐怖和骚乱中?

 

又或许,那条伤口有着更微不足道的渊源?——一个波特极力保守的秘密?他的妻子诅咒过他么?他们的婚姻是否已现裂痕,而波特却决意要将其塑造得幸福美满?我们又能否从其妻子金妮将波特和孩子撇在伦敦,一面独自报道这场联赛的极度欢愉中揣度出任何端倪呢?组委会已开始讨论她是否有足够的天赋和经验以承担本届魁地奇世界杯的报道工作了。(噢不,组委会又重现江湖了!!!)可是,承认吧,亲:如果你姓波特,一切都能阿拉霍洞开,各种国际体育联赛组织都会毕恭毕敬地伺候着,同时《预言家日报》编辑还会为您提供待遇优渥的岗位呢。

 

邓布利多军的死忠们一定还记得,波特和克鲁姆曾在至今仍被议论纷纷的那届三强争霸赛中互为对手,但显然,当他们相见互拥时,丝毫不见沉重心情弥留。(当时迷宫里究竟有何蹊跷?猜测很可能就此消散在双方的热情问候中了。)在经过半个钟头的交谈后,双方作别,波特和两个孩子回到了营地,继续和其他D.A.成员待到凌晨时分。

 

波特的两位挚友住在相邻的帐篷中,他们知晓波特的全部,却屡屡拒绝对媒体透露。他们是在惧怕波特,还是畏惧自己的秘密遭到泄露,从而对神秘人倒台的疑云形成影响?已婚夫妇罗纳德·韦斯莱及赫敏·格兰杰几乎在波特人生中的每个阶段都伴其左右,形影不离。他们曾与其他D.A.成员一同参与霍格沃茨之战,无疑配得上感激涕零的巫师界对他们的勇往直前所给予的赞颂和嘉奖。

 

霍格沃茨大战刚刚结束,韦斯莱便与波特一同入职魔法部,他那一头引人瞩目的姜黄色头发自此渐渐稀疏;可是仅仅两年后,韦斯莱就离开了魔法部,转而同其兄长共同经营生意兴隆的巫师娱乐商品大卖场韦斯莱魔法把戏坊。当他表示自己“很高兴能协助哥哥乔治打理我一直热爱的生意”时,是否是真心诚意的呢?或者是他在波特的阴影之下竭力寻找立足之地?对于一个承认毁掉神秘人的魂器使自己“付出了代价”的人,傲罗办公室的工作是否是一种重负呢?远观之,韦斯莱并无明显的精神问题,但公众并无机会近距离做出适当评判。难道这不可疑吗?

 

至于赫敏·格兰杰,理所当然是这个三人团队中的红颜祸水。过去的报道揭示,在她还是懵懂少女时,曾与波特有过一段风流韵事,直至被体材魁梧的维克多·克鲁姆勾走,而她最终却成了波特的忠实小跟班。在流星一般急速升至魔法部法律执行司副司长后,如今的格兰杰又将占领新的高地,在魔法部内扶摇直上。同时她还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儿子雨果和女儿萝丝。赫敏·格兰杰在用事实证明一个女巫完全可以拥有一切吗?(给诸位提个醒:别看她头发。)

 

还有那些曝光度较前三者稍低的D.A.成员(他们记恨吗?几乎可以肯定)。纳威·隆巴顿也同妻子汉娜出现在巴塔哥尼亚,目前他是霍格沃茨魔法学校一位颇受欢迎的植物学教授,近来夫妻二人居住在伦敦破釜酒吧楼上,但有传闻称汉娜不仅接受了医师培训,同时还在申请成为霍格沃茨的医护人员。有零星消息透露夫妇俩在看管孩子时可是享受了不少烈火威士忌,甚至比咱们这些一样要教导子嗣的还要多那么一点儿,不过话说回来,我们无疑还是希望汉娜如愿以偿通过申请的。

 

当然还有邓布利多军的最后一位头头卢娜·洛夫古德啦(目前已嫁给皮肤黝黑的知名神奇生物学家纽特之孙洛夫·斯加曼德)。卢娜依旧举止古怪,但让人赏心悦目,她穿着印有所有十六个参赛国国旗图案的长袍在贵宾营区走来走去。两个双胞胎儿子“与祖父相处良好”。这难道是“在公共场合太受拘束,遂避免公开亮相”的一种委婉说辞吗?诚然,只有心怀不轨的人才这么想。

 

仍有其他几位D.A.成员来此观看决赛,但人们的目光却聚焦在这六位身上。每当红色脑袋出现,人们就会谨慎猜测那个人是否来自韦斯莱家,但要辨明那个人是乔治(富有的韦斯莱魔法把戏坊共同经理人),查理(不知为何仍旧未婚的驯龙师),还是珀西(魔法交通司司长,倘若壁炉飞路网过于繁忙,那就是他的失职!)的话,的确有些难度。最易认出的莫过于比尔了,着实可怜,在他遭遇狼人后,脸上留下一道让人心碎的伤疤,可后来却(通过迷惑,爱情药水,勒索还是绑架的手段?)迎娶了美艳动人得无懈可击的芙蓉·德拉库尔(尽管她毫无疑问很没头脑)。

 

话说我们将会在决赛时看到他们以及其他各位邓布利多军成员出现在贵宾包厢,为这闪亮而澎湃的盛事狂欢增添异彩。我们只希望他们那群曲意逢迎的孩子中的某两个别闹出什么尴尬来,毕竟他们那些曾为巫师界造就荣耀的父母们已经背负太多羞耻了。

 

我们时常犹豫自己是否侵犯了年轻人的隐私,但不得不说的是,任何与哈利·波特有着紧密关联的人在收获裨益的同时也要承受舆论关注的惩戒。波特对他那邋里邋遢,又瘦又高,有着一头亮蓝色头发和一半狼人血统的教子泰迪·卢平在此期间的拙劣表现无疑甚是愁苦,他那举止简直就是对一个巫师所应持有的忠诚精神的亵渎。也许我们的疑问已经太多了,尽管波特忙得不可开交,但他对这野崽子的看管还是要更为严厉的,孩子的父母奄奄一息,遂将他托付给波特,但一想到如果波特未及时干预,“卢平大师”会变成什么德行,人们就不寒而栗。然而与此同时,比尔夫妇兴许会很高兴得知他们那一头金发的漂亮姑娘对隐现在卢平大师身上的任何阴暗一面都兴趣盎然。好消息是两个孩子貌似发明了一种用耳道呼吸的方法,不然我没法解释他们如何活着挺过那么漫长的“死拥热吻”,笔者年轻时就是这么称呼这种接吻方式的。

 

不过,咱们别这么严肃好么。哈利·波特和他的党羽从未声称自己是完美的化身。为了满足那些有意了解这路人究竟如何不完美的读者们,敬请期待本人即将于7月31日出版的传记新作《邓布利多军:邓匪阴霾》,届时欢迎广大读者至丽痕书店选购。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商业评论杂志及商业评论网立场”


《商业评论》网iPhone客户端

请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官方帐号:

@商业评论网(http://weibo.com/ebusinessreview

@商业评论(http://weibo.com/hbrc)

  • 分享这篇文章:

共0人分享过本文,他们是:

评论

    该文章只有登录后才能评论。请先登录

    分享到:QQ空间 腾讯微博

    评论

    分享说明:

    你还可以输入140个汉字

    :分享了一篇文章

    为什么17年后,《预言家日报》仍是主流媒体?

    为什么17年后,《预言家日报》仍是主流媒体?by 柯恩罗琳今年在Potter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