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博账号登录:

移动互联网岔路口——搜索还是社交?

作者:博纳睿成 发表:2014-05-26

加入收藏   打印文章   写信给编辑   
推荐度:
转播到腾讯微博
  

地点:私聊会-互联网黑洞与炼金(微信群)

时间:2014年5月17日

主题:随机漫谈,搜索决定论、智能化、预测

 

酒爷老谢:老仲的搜索决定论为什么很危险?因为手机的最初功能设计就是让人和人能够联系,沟通。PC最初功能设计是处理信息。既然手机的最初功能是人和人互联,那移动互联网自然会是人和人互联,我们用智能手机不是想变成PC处理信息吧。-酒爷读后感一

 

史贤龙:我前面也说了,如果搜索决定论是真实的,世界将很可怕。太可怕!

 

仲昭川:老谢说的这是两回事。如果只是人与人联系、交流、沟通,则不需要任何其他的居中碍事,包括搜索引擎。比如我要联系老谢或老谢的朋友。这是一回事。

 

孙巍:智能化是手机方向,现在手机正在成为人的一个重要肢体,手机同时具有了人性!这就是营销的未来!

 

仲昭川:关于搜索引擎,刘平说到根儿上了。简单一句话,只要你要跟信息打交道,没别的捷径,绕不开搜索引擎。老孙说的这个问题,是第三回事。

 

史贤龙:刘平正在一家做理财产品搜索引擎平台的公司。对搜索的作用有较深的认识。

 

王晨宇:仲老师,我认为搜索引擎最主要的功能是提供答案,

 

史贤龙:老仲说的这个正是海量信息时代的问题。

 

仲昭川:智能化就是技术的一切、一切的技术,代表了所有的技术方向。不要被手机这玩意局限住美丽大眼睛。

 

王晨宇:海量公司的大狗是百度公司数据的提供者。

 

仲昭川:现在是网上网下融合,叫O2O。下一步,是内体内外融合,叫智能化融合。这种融合,既是物理的,也是生物的。包括数据云。

只要你跟互联网打交道,不管是桌面、手机、还是物联网,交互就是一切。这是智能化的唯一标志。除了人人交互,其他一切交互都离不开搜索。至于最主要的功能,要看使用者、需求者的角度了。

 

史贤龙:如果网络骗子精通三部曲,怎么办?其实中国式培训早就在用网络营销,而且用的登峰造极。可惜作恶人先学会了竞价排名、包括自然搜索等网络营销技术,而且更勤奋地在用!

 

王晨宇:但是很多公司不会卡位关键词。

 

史贤龙:互联网是否最后会走向开发、自由等的反面,变成操纵、控制、甚至奴役呢?谈的不是单个公司,是作为互联网现象的趋势。

 

孙巍:这说SEO和SEM这事

 

仲昭川:贤龙的问题太狠了。使我心痛。这是我最不喜欢谈的问题。是啊,这就是枪,谁拿了都能杀人。终极营销三步曲。可以自助。免费的。

SEO和SEM都是三脚猫的把戏,不堪得很。只不过,全世界的营销高手都在玩、都在研究。庆幸的是:这些高手没有一个是超一流的。

 

孙巍:事实上,SEO和SEM在BAT阵营都是比较重要的技术丶营销工具和盈利性产品。

 

史贤龙:搜索引擎成为垃圾广告的推送站!

 

仲昭川:这是经营策略问题,因公司而异。与搜索引擎无关。营销是人和人、心和心的事情,技术可以提供方便、提高效率。但不能是主要手段。只要过分倚重了技术,这营销就成问题了。

 

孙巍:在捜索中,机器替代了人,更高效地营销。

 

史贤龙:我一直认为百度是建立在邪恶商业模式之上的。营销自动化是大势所趋。

 

仲昭川:根据太极图的推演,搜索引擎还会二分:公共免费的、精选收费的。越来越多的人,会通过交费来节省时间,起码节省看第三页以后的时间。先简单这么说。

 

孙巍:嗯,我同意老史。

 

仲昭川:不是自动化,是智能化。不一样的意义。

 

孙巍:自动化是智能化初级阶段。IBM这几年重点在推进“智能”和“智慧”战略

 

史贤龙:商业智能,是自动化与高分析决策导向的结合,不仅表现为内容上的深度,更在于反应速度。比如战场信息指挥系统。对时效的要求就会很高。

 

仲昭川:稍微复杂一点来说:我们可以回顾搜索引擎的历史,最早不是搜索引擎,是人工的directory。也就是雅虎。后来才才有了谷歌。任何事情,都势必要经历否定之否定的,完成质变。也就是说,会有新型的雅虎技术,带人工智能的那种,当然最高级的定制也包括纯人工,甚至接近于麦肯锡的咨询服务模式。

 

史贤龙:智能化与自动化,比如C3i系统,自动识别目标,锁定目标,然后启动程序。

 

仲昭川:总体而言还是二分吧。这么看比较简单。目前是混沌状态,相当于太极图在快速转动。而且只有一个太极图,就是百度。

 

史贤龙:谷歌半退出中国,给了百度垄断的机会。而这种垄断,是非商业因素在主导。我赞成老仲对互联网新文明的观点,但当下中国,离这个理想的距离,还很远。当然,我自己,对于互联网带来的现有的进步,已经感到满足。老仲提出,要认识只有互联网才能救中国。我也赞成。我稍改一下:只有互联网才能改良中国人。是中华民族的一个历史性机会。

 

孙巍:微信/微博/Facebook/Twitter等领先的社会化平台正在革搜索平台的命!

 

仲昭川:智能化的世界里,工具,是千变万化的,无所不在。人与数据的交互关系,也是无所不在的。互联网,才刚开始,我们永远不必去预测趋势和未来,都是梦呓。

 

史贤龙:智能手机向那里演变,是未来2、3年的一个悬念。我感觉会有突破性技术的新智能手机产品出来。

 

孙巍:我最近思考【跨屏营销】和【云传播】,所以像手机这样移动终端我会关注。同时,移动营销前沿技术和方法我在试验和客户应用!

 

大雄:我是觉得搜索引擎营销和传统广告在PC端更有效,而在移动端小屏幕的情况下施展不开,体验太差。从移动化开始在现在观察,社会化营销在移动端效果更加,基于人,关系,信任和内容。孙老师研究的跨屏营销确实值得关注,移动端的前沿营销方法,如果能技术驱动,也将是个颠覆。

 

孙巍:搜索从PC往手机转移,很快丶正在发生!从每月1万左右百度投放监测来看,手机搜索转化销售的Roi较低,PC基于关键词和行为的SEM效果要好!这不是用户问题,而是百度平台和广告产品要重新开发的问题。

 

大雄:手机搜索,相比PC而言,是个伪概念,真实数据没有百度吹的那么多,至少打个对折吧。百度强迫客户投移动端,然后预装APP。另一个佐证是,如果移动端搜索和pc端一样有习惯,百度也不会慌不择路的花19亿美元买91,也不会用木马手段推手机助手,也不会花那么大气力做地图。百度是躺着赚钱的公司,如果不是真危机,确实不会有啥狼性。移动端每个APP都是个入口,所以搜索被淡忘很正常。所以PC那套照搬过来是行不通的,确实需要创新的技术和方式,所以孙老师一说,大家都很兴奋。社会化营销虽然好用,但门槛低,有被做烂了的趋势,朋友圈代购狗就是明显的体现。

 

孙巍:现在确实PC搜索在下滑(人数和频次)。人去哪了?时间去哪了?PAD和手机,手机中APP,APP中微信,微信中朋友圈产品。百度移动搜索增长很快,但没有弥补PC下滑。

 

大雄:对,但PC还是有不可替代性的,至少一段时期内是这样的,所以360要出搜索。

 

孙巍:360也是基于PC,现在遭遇战略危机。

 

大雄:老周看来,360最大的危机是没有一款不可替代的APP,目前他精力都在无线和硬件这两块。

 

孙巍:无线和硬件是比浏览器和APP更大的圆,这是360战略。

 

仲昭川:软硬件环境的变迁很迅猛,追的太紧就容易落后,毕竟是凭个人智能跟世界赛跑。技术出身的大佬特别喜欢这么干,想的是颠覆,干的却是超越的累活儿,如周鸿祎的360。不如切换角度或维度在前面等。等的过程中,手头上还能慢慢悠悠干点自己惯常或擅长的事。这不是偷懒,是讨巧。

这是我我切身的体会。昨天,谈到SEO和SEM,是个很好的例子。我是学这个专业出身的,前些年一直在研究,突然有一天发现,拼了老命,也追不上别人,其中有一个移民到新加坡的高手,在我眼里就是一个神仙,我很绝望。绝望了很久之后,我准备抄后路、兜里,我在想,下一步是什么?我觉得这个想法更无耻,我本身就不是神仙。

最好,不得不把目光再撤回到目前,不停地切换不同的角度和维度,慢慢脑子里就有了傲视一切的概念。但我凭的不是技术,也不是经验,而是一种流氓假仗义的气概。通俗讲,任何事情都分道、经、技三个层面,只要不停切换,你总能找到最佳的、能够凭自身去突破的那个层面,没有高低之分。

Zac给我印象最深的一句话就是,建站的时候,就要同时做SEO,他确实是没法超越,太厉害了,一句话就把我击溃了。我被击溃以后,感到非常幸福。因为这是一种解脱,同时这是我膜拜高手的一种仪式和代价。

 

孙巍:对的,zac说得对!现在很多SEO、SEM人被百度洗脑了,SB只能为百度更多钱。百度营销研究院和培训体系就是通过洗脑营销人,实现自己业绩增长。

 

仲昭川:百度也没办法,抓不着贼,干脆自己也做贼,做最大的那个。他们也有SEO和SEM技术阵列及服务。

 

史贤龙:没有小偷,百度自己生产小偷(点击付费)。这是我说它是邪恶商业模式的原因。为了10%的效果,要求你必须化1%的钱。

 

仲昭川:刚才老史说得对,这是营销中的营销,核心中的核心,技术中的技术。所以我现在见了任何人,都劝他远离SEO和SEM,这是很不堪的研究,拿不出手。更重要的原因是:你干不过搜索引擎,他们监守自盗。

 

高晓东:我用了360推广和百度推广,360效果很差。点击率很高,电话量少,问题出在哪里?

 

孙巍:忘记搜索,转向社交。这是两种思维,你要切换。左右之脑。

 

仲昭川:在营销上,摆脱强权有两种方式,一种是旁门左道、出奇制胜。另一种,就是坚持做更正宗的道路,弘扬自己的气场,天人合一,爱谁谁。这时候你会发现,营销就是人与人、心与心之间的联络。用什么技法,倒在其次。一旦要用技法,纯人工的工作,才是最管用、最值钱的。

 

史贤龙:老仲最后这段深得我心。但是不对称会产生赚大钱的机会!这是个无奈的悖论。

 

仲昭川:是的。我一本书都在谈悖论。没招。

 

刘平:《互联网黑洞》,这本书表面是讲互联网的,实际是讲社会本质,以及这种本质在互联网上的上呈现的形态和进化。是另一种视角下的进化论。

 

仲昭川:不客气地讲:关于互联网,在傻子面前,只要敢张嘴预测趋势和未来,你就是专家。只不过,在明白人面前,你如果不敢谈现在,或者谈不明白现在,你就是个小学生。谷歌退出,可能主要还是商业因素为主。谷歌和百度,都是美国公司。我所说的商业因素,指的不是市场因素,是利益。两家都是美国公司。

 

史贤龙:一个是听话的美国公司,另一个是不听话的美国公司。麦肯锡是最著名的发布永远错误预测的公司。可是人家还就是不停地预测,每次预测都被各种报告引用。然后被现实证明是扯淡,被遗忘,继续预测。——不服不行。

 

仲昭川:岂止是时间啊,人家还有数据呢!甚至小数点后面两位。

 

史贤龙:狡猾的人是这样说的:你可以预测,但不要给预测加上明确的时间。

 

颜政德:史老师的论断和球王贝利有得一拼。贝利次次预测世界杯冠军……还不如章鱼帝!又不准又拿来说事儿,为什么呢?

 

史贤龙:大家(市场、媒体、企业、投资人等),在面对未来时,需要一个心理拐杖,哪怕它是错的。因为,从本质上说,预测是不可当下验证的。所以,谁来说这个预测,比预测本身更重要。

 

仲昭川:哈哈!老史,你这个说法很有趣。

 

刘平:因为人们喜欢,人们希望有一个方向,至少希望有一个“草案”来参考,来讨论。电脑的“预测”是基于时间和空间的局部分布原理,只能是已有的模式,且概率只有80%左右。人的思维预测就什么都可能,是人文的,像沈坤的横向思维,就牛了。可能正是麦肯锡说出来了,改变了人们的行不,才不准了。像索罗斯的哲学。

 

孙巍:人的行为差不多都基于预测,同样错的比对的多,但并不会因此而不预测,错了再调整就是了。在股票里就是建立预测系统和交易系统,道理如此。

 

査理:这种基于人为模型的预测比较OUT。大数据预测是基于数据的,有合适的人,大数据预测效果可以非常不错,这是我个人的体验。

 

仲昭川:不过老史说的麦肯锡这点事儿,倒是提醒了我,这是公信力营销的一个很好的案例。麦肯锡的案例,至少能够说明,公信力是怎么来的、又是怎么兑现附加值的。

 

 

【私聊会“互联网黑洞与炼金”系列讲座缘起】

私聊会,是BiiA商业智慧创新联盟发起的,以整合最优质智慧资源,为萌友提供行动创新解决方案的组织形式。私聊会专题微信群,以交流热点专题、深度专业为核心的思想讨论群。

私聊会荣幸邀请《互联网黑洞》作者,仲昭川先生,BiiA商业智慧创新联盟发起人,《产品炼金术》作者史贤龙先生,与一百位智业、企业借同仁,对谈、围观、讨论互联网思维、互联网世界、互联网泡沫、及如何在互联网黑洞里炼金。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商业评论杂志及商业评论网立场”


《商业评论》网iPhone客户端

请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官方帐号:

@商业评论网(http://weibo.com/ebusinessreview

@商业评论(http://weibo.com/hbrc)


[  标签:社交  移动 互联网 岔路口 搜索 社交  路口  ] 1166 次阅读1 次评论
  • 分享这篇文章:

共0人分享过本文,他们是:

评论

  • 刘平

    刘平:

    360之于互联网,就像娃哈哈之于饮料。

    ( 2014年05月 )回复(0)

    该文章只有登录后才能评论。请先登录

    分享到:QQ空间 腾讯微博

    评论

    分享说明:

    你还可以输入140个汉字

    :分享了一篇文章

    移动互联网岔路口——搜索还是社交?

    地点:私聊会-互联网黑洞与炼金(微信群)时间:2014年5月17日主题:随机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