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博账号登录:

刘军元:“非常四加一”能否让中国梦走近美国梦

作者:东方管理评论 发表:2014-02-21

加入收藏   打印文章   写信给编辑   
推荐度:
转播到腾讯微博
 

看《财经郎眼》2013年年终盘点,主持人王牧笛说,“梦”是2013年度汉字。这也就是2014年元旦时分,习近平主席在《新年贺词》中讲到:“中国人民要追寻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对于当下的中国企业而言,学先进是方向对路,当然也不能贪求速度而险失效率公平。对比东邻,就像当初美国的建立花费了差不多两百年的时间,复兴显然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梦想高远,但绝对要躬身前行。

 

最好的学习就是标杆比对。最近看了一本深刻诠释“美国梦”的好书,这就是东方出版社出品、“80后”霍博兄弟合著《清教徒的礼物——那个让我们在金融废墟重拾梦想的馈赠》(以下简称《清教徒的礼物》)。一书在手,确乎是一段异常“艰难”且“愉悦”的旅程。说是“艰难”,这本被英国金融时报称为“伟大并颇具独创性”的著述的字里行间充斥了数不清的宗教名词、管理典故,近现代的管理、科学思想家、政要名人们走马灯似地出现,你方唱罢我登场,“乱花渐欲迷人眼”,没有一定的管理或西方人文常识基础,实在是招架不住。

 

然更多的是拨云见日、醍醐灌顶后的愉悦。生平第一次看到如此系统且深入浅出的诠释我们所仰慕已久的“美国管理文化”,德鲁克、查尔斯·汉迪两位大师的信任背书更是让这本书平添了不少“光环”。客观地讲,这本书根本不是快餐消遣式读本,相反含金量多多,从其中能了解一个真正的美国。善意提醒一下:如果想入宝山而不空手而归,必须要拿出十足的狠劲,才能“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

 

美国梦——关于清教徒的“礼物”

 

开门破题,《清教徒的礼物》一书追溯了美国管理文化的本质及特性,它们在三个世纪的时间,将一小部分的低微美国殖民者,变成这世界上最伟大的经济和政治力量。本书主张,存在于该文化中心的能量、社会流动性、竞争力和创新力,源头是某个民族的纪律及精神特质,该民族就是美国的第一波欧洲移民:清教徒。这是一份独特的研究,关于清教徒给美国的“礼物”,所造成剧烈且深远的结果,而这份礼物即是:造就美国早期成功且成就”美国梦”的精神特质。

 

历史上,这群人从欧洲特别是英国迁居北美的移民,通常被称为“清教徒”,意思是清除一切人为的观念,成为纯粹信靠他们所信仰的上帝旨意的人,他们相信唯独全然公义的上帝掌管一切,而《圣经》是上帝启示给人的话语,是生活中一切原则的准绳。在16世纪末17世纪初,因为不同意当时英国以及整个欧洲的信仰状况,这群人开始大规模地移民到大西洋对面的北美,希望在那里建立符合上帝心意的家园。

 

霍博兄弟认为,清教徒们在北美创业经历基本确立了现代自由商业社会的根基。从他们那里传承下来的信仰和生活方式,跟世界上其他地区和团体的都很不相同。他们虽然人数并不众多,但结出的果实却是泽被深远。比如,在教育上,全球知名的哈佛、耶鲁、普林斯顿这样的大学品牌都是清教徒们刚到北美不久就创立的学校。而在跟教育同样重要的组织管理模式上,如今广为人知的三权分立,实际来自清教徒特有的组织方式。在他们的信仰团体中,牧师、长老、会众构成了组织的三个基本治理要素。牧师和长老都经由会众印证和选举产生。而与负责信仰事务的牧师不同,负责行政和财政事务的长老不领受组织内部的任何薪水。

 

从这个角度,霍博兄弟所关注的已经很像历史学家甚至神学家研究范畴,这很可能是让一般商业图书的读者感到惊讶或是不适应的地方。然而,霍博兄弟呈现给读者的却不只是这些。

 

同时,本书也探究了美国的管理文化如何普及到世界各地,特别探讨美国占领日本时, 对该国的社会及制造业风俗所造成的冲击,以及解释美国传承式的管理如何与日本的传统思想互相影响。进而作者“断言”,这种管理思潮继而会挺进中国大陆,如一缕曙光,真正触动或引发(中日)第三次工业革命。这个观点颇为新颖,作为古老东方国度,居然会被建国仅三四百年的新大陆西风东渐,其原因及结果,书中有详细展开论述。

 

“非常四加一”的清教徒精神——发现大公司迷失的根本原因

 

韦伯在《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及其弟子托尼在《宗教与资本主义的兴起》中论证说,跟一般人所认可的事实完全相反——清教主义先出现,刺激商业贸易和制造业发生了随后的改变,以至于直接或间接地形成了今日的传统美国社会。

 

在《清教徒的礼物》书中,霍博兄弟给出了一个“非常四加一”的观点,涉及传统美国社会的内核特征。首先是传统的清教徒往往有着出色的机械技能天赋,凡事自己动手,亲力亲为;其次长期存在一种先集体后个人的道德观念;第三,往往有着非常出色的组织能力;最后一条,信仰至上,建造人间天国是终极目的。以上往往体现出来的是早期英国殖民者们的思想泽被,简而言之,17世纪的英国赋予了传统美国四个清教特点;同时,18世纪的法国直接赋予了美国第五个特点:重视技术,尊重技术专家。这个论断很重要,事实也印证了接下来的美国新大陆的鼎盛繁荣。

 

然而,进入新经济时代,丰田危机、华尔街金融危机的爆发,美国、日本、中国的兴起,这些改变世界的现象有什么共通的主导因素?霍博兄弟提出忠告:当美国疏远在19和20世纪支撑其商业及经济成功的核心价值观时,美国将自己未来的繁荣和保障置于险境。这个观点似曾相识,同样的论断来源于斯蒂芬·柯维的经典《高效能人士的七个习惯》,其中的品格和技能论,惊人的相似。当然这并非偶然,《清教徒的礼物》书中提到的有关北美大陆上摩门教的类似发展进程,而柯维本人则是正宗虔诚的摩门教徒。

 

水可载舟亦可覆舟。霍博兄弟发现日本之所以能够在战后几十年来塑造起一系列让人信赖的品牌,实际得益于对来自美国的清教徒生活方式的学习,如“西方三贤士”、德鲁克及戴明们的援手支持。相反后来所产生的丰田危机是一个更为深刻危机的反映。日本早在20世纪90年代以前就开始对清教徒生活方式失去了重视。

 

美国本土同样如此。在霍博兄弟看来,20世纪70年代以来美国商学院的教育问题不仅对日本公司的危机负有责任,也在更大程度上导致了美国及欧洲的次贷危机。这一切都跟商业教育背离了当初的清教徒精神有关。对一个典型的清教徒来说,工作不是一份仅仅为了糊口或发财或展示自己才能的方式,而是“天职”或“呼召”(c a l l i n g)。至于人们所需的一切,创造主早已许下诺言——定给一切遵循使命的人。

 

霍博兄弟认为,以美国商学院为代表的商业教育在近几十年已很少强调这样的价值观。老师的教学和学生的学习动力更多来自要找一份体面的工作,而不再关心更加根本的问题。老师和学生看起来好像更加实际了,但由于缺乏更为根本的内在动力反而脱离实际的工作需要,因为没有来自内心深处的根本动力,工作的创造力显然很难发挥出来。他们给这种对商学院学历的过度重视及其产生的风气起了一个名字,叫做 “对(所谓)专家的偶像崇拜”。在历史上,任何意义的偶像崇拜在各个领域造成的危害是显而易见的。政治领域中的会危害众人的智慧,经济领域中的也不例外。400多年前那些宁愿背井离乡从欧洲去北美的清教徒们所最为反对的社会现象之一正是这样的偶像崇拜。

 

当然,霍博兄弟也承认,商学院本身并不是造成这样偶像崇拜风气的原因。作为教育机构,商学院以及整个大学体制仍然是培养年轻一代人才的重要阵地。问题是,人们不能寄托通过取得著名学校的学位就可以升入所在领域的高层。每个工作岗位都是学习深造的好机会。

 

客观地讲,自21世纪初的互联网泡沫、安然公司丑闻,还有当下经历的百年一遇的金融危机,商业世界已经开始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例如在当今银行界也许最有品牌价值的高盛(Go l d m a n S a c h s),从2000年开始将招收工商管理硕士(MB A)员工的比例从75%减少到25%。咨询公司麦肯锡(Mc K i n s ey)也已经在减少招聘MBA的比例。

 

除了从公司本身改变态度,霍博兄弟认为,不能把责任都归结到公司上来,在丰田危机和金融危机上表现出来的问题并不都是人们上了班之后才产生的。导致丰田危机和金融危机的一个共同原因是:在一个以追求业绩快速增长而忽视质量的时代,公司内部在有人早就知道公司业务出现严重问题后并没有及时向管理层反映,因为员工向上级直言坏消息常常需要不一般的勇气和毅力,而这样的品质跟人对待工作的根本态度有关,而这又跟社会普遍风气的好坏有关。

 

霍博兄弟认同德鲁克在晚年时总结的观点,公司领域的改进需要整个社会的信仰复兴。

 

西学东渐——当中国梦走近美国梦

 

查尔斯·汉迪曾说过,在华尔街金融危机爆发后的12个月当中无疑是一个亟需领导力的时刻,而霍博兄弟的《清教徒的礼物》一书是帮助人们重新认清商业世界真正方向的最好提醒,此言不虚。

 

对于处于变革转型期的中国企业来讲,似乎重拾信仰,回归清教徒精神是一件亟待解决的事情。事实上,当下但凡做得好的标杆企业,往往都有着或多或少的清教徒特质。

 

自己动手、亲力亲为是娃哈哈集团掌舵人宗庆后的写照。组织的扁平化,极强的掌控能力,三十年造就一个商业帝国;同样佩服吉利汽车李书福董事长,卿本狂人,昔日“四个轮子加一个发动机”的造车理念为人所不解,不想一朝蛇吞象,揽得国际品牌归,这其中的运筹帷幄,组织协调资源能力自然非凡;“建造人间天国”是马云们的专利,从阿里巴巴到淘宝到天猫到菜鸟物流,我们能看到的是创始人对事业理想的鼓与呼,I h a v e a d r e a m,做横跨三个世纪的企业,公众导师,光耀非常;《清教徒的礼物》书中的后半部分不惜笔墨,对中国大陆、台湾、香港等地的发展给予了很高的期望。事实上,华人民族的特质与清教徒所提倡的“先集体后个人”的道德观贴近得很。这也就是为什么近年来如此多的外国管理学者逐渐将眼光和视野投放到中国的缘由。这里更传统,更复古,回到理想国。

 

进一步地讲,能够体现清教徒“重视技术和技术人员”特质,且以上四条皆符合的中国企业,应该唯深圳华为而已。联系到这两年接踵摩肩到华为参观考察受训的情形,不由地讲,华为就是亚冠上的广州恒大足球队,非常四加一,绝对冠军相,十足惹不起。

 

说个典故,管理大师德鲁克生前通过对两人的帮助间接参与了书的写作。他给霍博兄弟介绍认识了三位对“二战”之后日本重建起到重要作用的美国工程师,使得他们有机会专门研究日本的变化以及对美国的反思。然全书直至德鲁克2005年去世后才全部完成,相较我们要比大师幸运得多。

 

最后说下开篇即提到的“80后”霍博兄弟,实际上是80岁开外的两位老人,光是写这本《清教徒的礼物》就经历了一辈子的光阴。但是,他们的故事可能恰恰说明了某种希望,印证了清教徒精神的存在之不朽。他们在晚年时仍然能够对社会做出非同一般的贡献。关于社会从兴起到发展到发达之后又该如何走下一步的道路,这两位“80后”无疑做出了让人尊敬的努力。

 

实干兴邦,勇于求变,当中国梦的核心实质渐近美国梦,这个民族的伟大复兴指日可待。

 

 

(本文原载于新智囊2014年1、2月合刊。作者刘军元:组织及人本管理专家、职业培训师、独立书评人。十多年大中型、成长型企业实战管理经验,拥有从基层员工到高管完整职业经历,曾任香港上市制药企业培训经理、大型医药公司H R总监、某化工集团董事长顾问等职务。熟悉大中型企业规范运作,专注组织与员工发展,多角度解析组织变革,量身定制并实施培训课程。)

关于《清教徒的礼物:那个让我们在金融废墟重拾梦想的馈赠》

这本书堪称一部管理文化的经典之作。管理学大师德鲁克曾对这本书表现出极大兴趣,可惜未等到其出版就去世了。这本书是两位年逾八十的作者一生倾力之作,《金融时报》2007年十佳商业图书之一,2009年再版,获得广泛赞誉。同时,本书也是一部独创之作。本书从宗教精神的角度分析美国管理文化。作者认为,目前商业社会的一切问题,皆源于商业本身背离了清教徒精神。二战之后美国占领日本期间,对后者的社会及制造业产生的影响也是作者在本书中最为原创的研究之一。

彼得•F•德鲁克:对您的作品,我有极大的兴趣并印象深刻。期待您写更多相关题材的书籍。别忘了让您的出版商寄一张订购单给我。                                                                 

《哈佛商业评论》:这本关于美国管理文化的书籍令人惊叹。

著名的英国管理学家、管理哲学之父”查尔斯•汉迪:在华尔街金融危机爆发之后,无疑是一个亟需领导力的时刻,而霍博兄弟的书是帮助人们重新认清商业世界真正方向的最好提醒。

曼彻斯特商业学院彼得•卡瓦莱克教授:未来我的学生们都将被要求阅读此书。这是对我们西方管理和技术文化的一部真诚且无所畏惧的评论。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商业评论杂志及商业评论网立场”


《商业评论》网iPhone客户端

请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官方帐号:

@商业评论网(http://weibo.com/ebusinessreview

@商业评论(http://weibo.com/hbrc)


[  标签:中国  刘军元  美国  清教徒的礼物  ] 484 次阅读0 次评论
  • 分享这篇文章:

共0人分享过本文,他们是:

评论

    该文章只有登录后才能评论。请先登录

    分享到:QQ空间 腾讯微博

    评论

    分享说明:

    你还可以输入140个汉字

    :分享了一篇文章

    刘军元:“非常四加一”能否让中国梦走近美国梦

    看《财经郎眼》2013年年终盘点,主持人王牧笛说,“梦”是2013年度汉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