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博账号登录:

金钱压榨的直接工具

推荐

作者:袁明 发表:2014-02-19

加入收藏   打印文章   写信给编辑   
推荐度:
转播到腾讯微博
政府压榨国民的是税吗?

可以说现代社会,这已经不是好办法,因为在民主国家会导致政客下台,威权国家会导致偷税漏税并在一定的时候产生暴力革命,制造动荡。

事实上,各国政府最喜欢用的是货币。

纵观金融史,最早的银行出现在神殿,人们把金钱放进神庙,神庙收取一定的保管金,后来又产生银行,最早的银行业是仓库。

后来保管人发现了高利贷,拿客户存放的钱去放贷,非常容易赚钱,但很快发生了问题,因为这是非法的。许多收不回钱来的判例,都判了银行家罪刑。

所以后来诞生了存款利率,一旦储户收取了存款利率,就意味着你借给了银行家资本,他们可以拿去放贷。

货币是一个存款制造贷款,再制造存款的货币内生格局。当你我买了一套房子,自己拿出三十万,银行贷进七十万,你还是把这一百万放到了银行,银行再拿这笔钱去放贷。

国家的经济周期在现代社会是由信贷周期推动的。自古犹太人迅速发现了这个奥秘,所以犹太人一直从事的两种投资,一是银行业和高利贷,一是投资土地。

权贵很快学会了货币的游戏,他们发现可以拿储户的钱来做投资;国家发现可以用央行来控制货币的数量和利息,从而刺激或压制经济。

为了防止银行过度借贷,向央行缴纳准备金是现代金融制度。而国家要控制货币数量和利率,央行是最重要的一环 。

政客的短期目的要超过长期目标,他们需要刺激经济,需要救助关系良好的金融业,需要帮助失去就业机会的劳工组织,所以他们会注入资金去华尔街,去各大银行和接近倒闭的底特律汽车城。

权贵了解这个游戏,他们了解当货币被注入,利息被调低的时候,实际上货币的价值在缩水,银行存款的价值在缩水,而借贷会变得便宜。当人们归还的时候,货币已经贬值,套利的循环于是形成了。

前面说到犹太人喜欢购买土地,实际上全世界的富人都喜欢能够产出现金流和升值的土地,比如持续产出的农田,比如商铺和办公楼宇,比如酒店业,比如货币泛滥时期的民居。

在欧美社会,民居并不是一个好的不动产,因为没有多少现金流;中国成为一个例外,是正遇到三十年大发展的居住提升阶段。

权贵学会的一点就是政府在玩弄货币时,必须借贷购买资产对抗货币的贬值。

所以宽松每次货币政策的出现,都是政府和权贵向全体国民压榨的阶段 。

当美国佬实行了三次QE,也就是货币宽松计划后的今天,贫富差距空前的巨大,拥有世界大量财富的前85个富人,已经拥有了全世界35亿人的财富。

这要归功于全世界各国政府的货币宽松和低息政策。

 

权贵和利益集团常用的第二个方式:管制。

管制产生暴利。

话说上海环外有许多黑车,我到的这块地方,市区的出租车倒下客人,马上就走,几乎没生意的。与一个黑车司机聊天,他叹苦经,自从上海市府因钓鱼执法事件后,不再打击黑车,他们的收入就直线下降。原本一个月可以赚七千到万把块,跌到只有五六千块。

   多年前我写过一篇文章,写自由经济市场和管制市场的一些逻辑。在前面的章节已经写了,我年纪大了,就再啰嗦重复一下。

比如我主张全球毒品和卖淫合法化。引来的谩骂几乎没有,大笑三声,与我当年主张买房子时来谩骂的年轻人数量不成比例,实在是令人惊讶。

    我举了个例子,比如说美国,这些年大概花了数万亿美元打击毒品,结果打出世界级别的哥伦比亚毒枭和墨西哥毒枭。墨西哥深受其害,毒贩控制十三万武装力量,武器先进,几乎令墨西哥警察无所作为。

    何解?

    人类历来有自毁的倾向,比如抽烟、酗酒、赌博、嫖娼、吸毒诸如此类,这些坏嗜好几乎都带来死亡,或者加快死亡。由于宗教的原因和人们对这些不良嗜好的痛恨,但整个人类政府采取的都是围追堵截。禁烟采取的是高额税率,但真正起作用的是人们逐渐认识到二手烟对自己家庭和他人的伤害,慢慢取得共识,公共场合减少抽烟,个人戒掉香烟。

    赌博则因人而异,有得自己可以戒掉,有的戒不掉。赌徒的家人来说,都痛恨赌博,那是带来家破人亡的。我家里某人有轻微的嗜好赌博,某个长辈特地带他去,给他看一副牌是如何变化的。长辈是多年的老千,用手一敲,数张牌就变了花色,这还是他告诉你的。后来小孩子不赌了。

    但这两者在大多数国度里都是不合法的。

    上世纪美国黑帮崛起的年代是禁酒令时代,因为美国政府禁酒,当时经营地下赌场的意大利人、爱尔兰人、犹太人纷纷进军酒业。管制带来暴利,黑社会迅速崛起为和政府力量相提并论的强力社团。肯尼迪总统的父亲是当年一个涉足酒类的非法商人,有人说是黑社会,最后老肯尼迪和芝加哥黑社会达成协议,把肯尼迪送进了白宫。但后来据说,也因为肯尼迪家族违背了诺言,导致黑社会和联邦调查局合谋杀了肯尼迪。

    这是插曲,可以说,政府对一些不良嗜好的管制,带来了巨大的暴利空间。

    后来禁酒令解禁,黑社会失去了财源,转向毒品买卖,其中赌博和卖淫仍旧是他们的重要财源。但拉斯维加斯和大西洋城合法赌博的崛起,许多商人介入,已经不再是一个隐蔽的非法买卖。

    毒品,是人类自我毁灭最露骨的嗜好,许多吸毒者都活不多三十岁。如果美国政府使毒品合法化,凭借医院的处方可以取得有控制的发放,同时将其中获得的费用用以宣传和医治毒瘾,至少不会带来两大隐患,一是死亡和病患的蔓延,二是毒品非法渠道的壮大。

    由于管制,墨西哥毒枭、哥伦比亚毒枭聚集了巨大的财富,同时由于这比财富的巨大,导致他们可以买通政府官员、警察、缉毒人员等等。而墨西哥毒枭拥有的战力,导致美墨边境许多城镇成为恐怖之城。

    不错,放松管制,会让政府很高兴,而又获得另一个财源,需要宪政去约束,但至少可以削弱罪恶的力量。

    为何人类社会愿意管制?因为可以产生利益。比如宗教希望罪恶存在,因而宗教可以存在;没有地狱和恶魔,所有的宗教都可以解散了。政府各条线上希望罪恶存在,因为有预算,可以养活很多人,增加就业;而相关强力部门的私人可以赚钱,不仅仅是墨西哥的毒贩可以赚钱,墨西哥和美国的警察也可以赚钱,只是美国因为宪政体系约束,这种事情比较少,墨西哥比较多而已。

    回到前面的例子,黑车司机开始抱怨了,为何?因为管制时代,抓住的黑车司机大多数是没有门路的,有了市场就有了人情世故。而最重要的是,有了管制,当然竞争就少。

     很多年前,我认识一个人,在一个准入机制很严格的行业里,依靠伪造批文进入。很小的生意,每个产品的成本不足一块,赚二十倍利润。

     我们讨论生意经时候,他说:有管制的行业是最好的!

     但是管制都是以国民付出代价为结果的。

有一天傍晚散步时,踩在阴影里的建筑垃圾上。这里的民工乱扔垃圾,木板上有个铁钉向上,一下子穿透人字拖插进脚底。
    我拔出来,把木板带到灯光下看,是一颗锈迹斑斑的铁钉,锈已经进了伤口。用消毒水洗完,查了一下资料,网上医生告知:开放性的、出血多的,相对安全;出血少的、封闭伤口类似钉子插进脚底带铁锈的,破伤风比例很高。因为破伤风是一种厌氧菌,在伤口内部会很快繁殖,释放毒素,潜伏期24小时之后在一周内爆发,快的在24小时内发作,死亡率20-40%,即使治好,残废率很高。
     于是去医院打针,医生让护士给我打皮试的时候,我以为是打完了针,直到手腕红肿,医生告诉我:你过敏。但他的医院没有人免疫破伤风蛋白,让我去其他医院问问。于是一边向市区赶,一边打遍上海所有知名医院,其中一家误导了我们,等我们到了医院,告知说没有。只好尝试外资医院,接线生一边对我说壹千二千的急诊费用,一边帮我查阅药房,然后告诉我没有。
      再次上网查,发现全中国缺乏此药,缺口达数百万只针剂。问医生是何道理?医生说:政府部门限制卖价在80元左右,但是制剂厂成本高过这个价格,于是制剂厂不做。只是有些药厂被政府强迫生产一点而已。
    经济学知识立即告诉我们:管制产生短缺!
    政府官员们应该去度假,我不反对你们365天里一半时间在外面度假,因为你们管制越少,这个国家会治理的更好。
    破伤风是一个致死率极高的疾病,而中国人有三四成对此药物过敏,然而对价格的管制导致所有药厂没有动力去做。你会做一个注定亏本的生意吗?
     最终我问医生脱敏打针,医生告诫我:脱敏大破伤风针仍然有可能导致死亡,你必须要签字确认。
     妻子差点阻止我去打这个针,因为未来是否会发作破伤风是一个概率问题,不确定;目前也是一个概率问题,不确定,但我过敏是确定的。
     医生对她解释,他们看过许许多多奇奇怪怪的案例,甚至有个上海人在东北乡下不小心被赶牛的鞭子带了一下,很小的伤口,破伤风死了。而我被锈蚀的钉子钉进去是比较大的一种发生破伤风的意外。
    于是我签字脱敏打针。我回到家里,如果没有发痒、胸闷、头晕、喉头窒息这种事情,我明天就应该没事了。背上和手臂两侧有些痒,走之前给医生看了一下,医生说应该还好,回家后有什么变化要立即回医院。
     如果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我决不会想到,中国最大的商业化城市,所有大医院问不到一针药剂。而其中的逻辑是这么简单:政府好心办了坏事,管制价格导致供应短缺。
     之后,那些不幸的人,要赌老天爷是否会让他们去死!

 

   实际上 ,美国在近代史上有过几次著名的管制,前面不少段落都提到过禁酒令,还有一次著名的管制在上世纪七十年代。

上一次的价格管制导致了美国整个七十年代的恶性通胀和短缺,跌加欧佩克石油禁运造成的石油危机,差一点导致美国陷入空前的文明危机,直到八十年代里根上台,实行里根主义,采取新供应学派和货币主义的经济理论,开放金融管制和商业减税,叠加美联储的高利率政策,才压制住了通货膨胀和供应短缺。

 

另一个赚钱的办法也类似管制,叫做关税壁垒和批文。这导致走私和寻租。

官僚阶层会借助于许多冠冕堂皇的正义理论,说帮助民族工业,救助农民等等,制造无数高关税 壁垒,并需要批文。

一是会产生寻租的巨额收益。在缅甸的军政府时代,缅甸进口车的批文黑市价格高达20万美金一张,有门路的权贵们得以迅速的获得收益。我在当年仰光的街头瞠目结舌的看着满大街二手烂车横行,许多门都关不上,锈迹斑斑用铁丝绑着。、

另一个配额商品是手机,你必须要去走门路申请,一部手机高达一万五千美金 。

到了今天,国家开放后,批文取消,汽车和手机迅速回到了它本来的价值。

而另一些国家对大宗商品等实行的批文和关税制度,也诞生了高额的灰色收入和走私行为。官僚体系获得巨额收入,非法商人获得汤汤水水。

而付出代价的是纳税人的钱财和被高价原材料摧毁的民族产业。

 

无论是民主体系还是威权体系,官僚群体都制造了无穷无尽的审批和管制方法,目的在于寻租。

即使你看美国算是全球最系统化的老牌资本主义帝国,他们的贪污腐败直到上世纪中期才从明目张胆的官商和黑白勾结中回到一个制度性腐败的隐形系统。当年的司法体系和行政体系可以说世界上不亚于古中华帝国的腐烂政权。

现在的制度性腐败,在于一个有法律和规则可遵守的游戏规则。你可以花钱去赞助竞选,政客在任上不可以帮你直接权钱交易,但是可以通过游说公司的帮助,来通过某些法案,从而帮助利益集团。当某个市长下台了,他可以去利益集团的公司做高薪顾问,或者付费演讲。

当我在美国开公司时,我面对繁琐的公司法和税法吓了一跳。而美国在各个行业的审批和管制也可以窥见。

任何一个审批后面都缠绕着整个利益链条,拴着无数人。

 

好吧,我不太愿意多说中国,因为我还是会担心一些问题。

只是我们的很多事情,大家在各个地方都已经知道,这是个瞒不住任何事情的时代,下至医院红包,上至国家领导人的小道消息。

这里就不多说了,只说一点我自己经历的事情和看法

十年前,我的工厂给一个工地供货和包工头发生争执,老头是跟随一个巨亿富翁的身边人,也就是老奴才之类,发一句狠话:你这种人,弄死你像踩死一个蚂蚁。

    生意中的批发商很熟,我有恩与他,而他与这老头又有多年交情,他很快打个圆场,把我劝走了,对方也没赖账,只因交情的问题,而不是生意问题。后来私下里批发商告诉我,这家煤老板背景深得很,如果只是一个普通私营老板,身边人也不可能发这种狠话。

    我性子怪异,不太适合在实体经济中玩耍,所以后来做金融投机顺利,是因为和人打交道少的原因。在人际关系复杂的圈子里,我不够圆滑,且丝毫不够谦让,容易闯祸,因此后来从一家央企的中层位置上摔了下来。但其时我已经深刻明白金钱与权力共舞的规则。

   中国这几十年经济拓展,权力无所制衡,在最初私企闯荡激活中国经济后,积淀数十年,经济上层基础中最丰厚的资源开始让官商勾结占有,从土地相关、基础建设相关、矿产资源业相关、金融业相关的一系列链条渗透。当你看到一个个巨头时,你其实要明白,很多大资本背后要么是权力血脉中人,要么是白手套,就像高铁刘长官身边的大婶一样。

   真正干净的生意在互联网和外贸制造业。高科技创业是风险大且权贵力量不能理解的生意,外贸制造业是苦生活,用云南人的话来说:苦钱。苦到钱吗?苦到了。

   到了经济发展的峰值阶段,中国万利为先,无人真正内心平静,追求理想主义。权贵为钱,司法为钱,教育为钱,医疗为钱,媒体为钱,学者为钱。每个领域链条中人都在追求利益,选择站队。

   社会的腐败渗透到了每个人的骨子里,全民腐败,到了最后没有一个人对一件事情有直接的干净的想法。比如此次记者被抓,事情立即变得复杂。警方程序上有巨大的漏洞,跨省抓捕;媒体收受贿赂,为人做嫁衣;利益相关方,背景更是属于本文开头写的弄死屁民像一个蚂蚁的地方豪强。

    国民变得冷漠,冷眼旁观,因为没有一个是干净的。就像这一年来,国民对极左嗤之以鼻,因为他们想要祸国殃民,历史倒退,那些意见领袖明摆着属于野心家,家人放在美国,忽悠左粪青年爱国反美;连唱红歌的王局长都跑去美国领事馆避险,除了那些铁杆脑袋进水的左粪,老百姓心中雪亮,像明镜一样。尽管中国的社会出现一些居心叵测要引导中国回头三十年,数千万粪青不了解那个时代的恐怖,而渴望着文革时代;我既不给与很大的绝望,也没有抱着微茫的希望。人行的弱点表明,人们总是不认真了解过去,也不记住过去,一旦仇恨和天真笼罩自己的心灵,他们就自动走向毁灭的道路。



   后来国民对极右也不在在意,因为公知对具体社会事务缺少深刻的认识,且被妖魔化的原因还在于他们也是选择站队。在去年一个沸沸扬扬的青年公知代笔事件里,公共知识分子表现出的是非缺乏和明显站队嫌疑,在当时他们似乎站了上风,实际上中产精英层已经抛弃了他们。

   中国社会形成了一个层层叠叠的竖向通道,水泥天花板横贯在每一个通道里,仅仅留了一个小门给insider们,outsider们都是nobody--这个词语在美国广泛用于生活中,我和老美聊天时,听他们说起nobody此个词语,惊心动魄,立即清楚的表明,权贵社会在全球比比皆是,美国也是如此。

    只是美国有所不同,金钱决定权力,每个人在理想主义的美国梦意义下都有可能爬上上流社会,有了钱,医疗、教育、法律保护、权贵交往都不是问题。
    中国要先有权力。

   美国在不长的200年时间里,从一个早年间血汗劳工与创业精神结合,权贵与黑势力结合的重商资本主义社会,最终走向表面的平权社会,权力得以制衡,国民得以不被权贵视作蝼蚁般踩死,美国的上下流社会双向交流,是因为美国国民有选择权。

    今天中国没有走向这条路,而是走向上层的权力派系制衡。目前以短暂的目光来看,是寄希望于家族事业的红二代能以基业长青的原因,而细心耕耘维护。上层门阀和地方豪强势力已经盘根错节,庙堂想要政令畅通,完成当初权以民所赋的宗旨,让社会安定,中国梦实现,难度之大,可想而知。

    但是令人欣喜的是此次改革信号中,法院系统从地方剥离,独立运作的迹象,是一个好的开端。司法与地方势力结合,是行政力量加金钱加刀枪剑戟的结合,让地方国民噤若寒蝉,让权贵身边的一个老奴才都可以对一个工厂主说:踩死你像踩死一只蚂蚁。

   当司法体系独立运作,虽然腐败寻租仍存在,然而行政力量直接干涉司法的路径被截断,将弱化豪强势力。我们常人理解的和谐社会,并不是一团和睦,而是需要博弈制衡。老毛有一句话:党内无派,千奇百怪。利益的博弈、派系的斗争,可以让权力不能垄断,金钱不能垄断,只要博弈存在,公平就有机会。

   传统媒体的力量淡化,互联网自媒体的崛起,尽管在管制中让许多自媒体息声,但这个平台目前并不是那么容易关闭。一个社会的大门一旦打开,要逆流而上关闭,是不容易的。
   当然不是不可能,强力关闭也是做得到的。

   我们并不知道此次庙堂能够将权力派系打碎,前进到多远,进入到平权社会的希望有多麽渺茫,至少看到了一丝光透了进来。

 

  否则富人阶层还会惶恐不安,每时每刻都会考虑离去;对于威权仍旧有随时拿走一切的可能;;来自于地方豪强和有力人士的窥测,随时都有通过商人的原罪去通过司法机构直接谋夺家财,杀人灭口的可能。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08e1afd0102e6d0.html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商业评论杂志及商业评论网立场”


《商业评论》网iPhone客户端

请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官方帐号:

@商业评论网(http://weibo.com/ebusinessreview

@商业评论(http://weibo.com/hbrc)


[  标签:工具  杂谈  金钱  ] 4939 次阅读0 次评论
  • 分享这篇文章:

共0人分享过本文,他们是:

评论

    该文章只有登录后才能评论。请先登录

    分享到:QQ空间 腾讯微博

    评论

    分享说明:

    你还可以输入140个汉字

    :分享了一篇文章

    金钱压榨的直接工具

    政府压榨国民的是税吗?可以说现代社会,这已经不是好办法,因为在民主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