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博账号登录:

新京报:是谁颠覆了美国精神?

作者:东方管理评论 发表:2014-01-17

加入收藏   打印文章   写信给编辑   
推荐度:
转播到腾讯微博
 

1620年,一艘捕鱼用的小船离开英国港口,整整65天艰苦航行,船上102名清教徒(中途去世一人,新出生一人)到达新大陆,他们没有忙于庆祝,而是通过协商签订了《五月花公约》,这成为美国的立国基础。

同期到达的英国移民有很多,他们乘着大船,携带充足的给养,一下船,就被美洲壮丽景色征服,选择了迂回的“观光路线”,赶到营地时,秋季已至,无法耕种,漫长的冬天夺走了70%-80%的人的生命,熬到开春,又因技术人才缺乏,局面一片混乱。

但,清教徒治下的殖民地情况迥异,一切井井有条。种种迹象表明,他们在英国时就已做好准备,从收到通知到上船,准备时间极短,其间他们要卖掉房子,购买农具等,可他们却从容应对。

世界上有的民族经得起大迁徙的考验,有的却不行。在迁徙中,组织随时可能崩溃,看到身边人一个个倒下,余下的人会失去理智,在一些关键问题上,人人都会固执己见,可最终只能听一个人的……面对这些困境,清教徒们挺了过来,在《清教徒的礼物》作者看来,他们身上蕴含着真正的美国精神,而这,是决定美国兴衰的关键。

 

什么是清教徒精神

 

在前现代社会,人们生活在信仰中,信仰不会告诉你为什么,只会说“信则灵”。一大堆似是而非的神圣法则约束着人们,比如敬畏自然、敬畏祖宗、敬畏文化、敬畏传统等。

“入魅”的后果是,人们更相信来世、命运或官府,宁愿等待和依靠,也不去主动作为。而科学的传播带来“祛魅”的后果,人们突然发现,那个神秘而神圣的世界,其实可以把握。

通过努力,把握自己的命运,这就是清教徒主义。本书作者们认为,它包含四方面内容:第一,建设人间天国的信念;第二,亲力亲为的技师精神;第三,把集体利益置于个体利益之上;第四,组织能力。

在美国建国诸公身上,这四点体现得特别鲜明:他们都是乐观主义者,不尚虚谈,从不怀疑美国的未来;他们多是“工匠”,富兰克林发明了避雷针,杰弗逊善于做钉子,潘恩是胸衣匠;他们个性不同,意见常常相左,但争论之后,合作如常;此外,他们都有过人的组织能力。

在建国诸公中,大多数人是清教徒,正是清教徒精神让美国得以独立。

 

美国为什么超越了英国

 

清教徒主义源于英国,为何美国能后来居上?因为在传统清教徒主义的基础上,美国人又加入了法国人重视科技的精神。

传统清教主义虽重视技师精神,但在制度层面没有落实。英国当时没有技师学校,大学沉溺于理性思辨,很少培养技术人才,技工多从钟表业中来,而法国则有完善的技术教育体系,而它与清教主义的结合,极大地焕发了美国的活力。

美国建国不久,很快涌现出一大堆新发明,到1851年伦敦世博会时,美国人的创新能力让英国公众羡慕不已。

也许,“流水线”最能体现出英美清教主义的不同,美国19世纪20年代开始采用此技术,较英国晚了10多年,可到1850年时,反而是英国派人到美国学习引进,可引进后不久便又放弃了。因为英国缺乏专业技工,所以他们只能玩小系统,玩不了大系统。“流水线”的发明国却用不上它,最终只好乖乖交出“世界工厂”的地位。

 

“乔纳森大哥”时代

 

已很少有人知道,在“山姆大叔”外,美国曾有另一个外号,即“乔纳森大哥”,这本是英国人的蔑称,却被美国人当成好话接受了下来。

“乔纳森大哥”代表了憨直、勤奋、有创造精神的美国工人们,在美国突飞猛进的时代,一大批传奇企业从车间里冒了出来。比如初期以生产炸药为业的杜邦公司,老板杜邦十分迷恋化学实验,他的祖父、父亲都被炸死在实验室里,他却依然每日沉浸在其中;再比如HP公司,当初是两个人开的一间修理作坊,创始人之一休利特始终对技术保持着浓厚兴趣。

那一代美国经理人大多亲临一线,他们在基层跑来跑去,50多岁时才坐进办公室,曾经的成功与挫折成了他们的宝贵财富。所以他们秉持了许多“乔纳森大哥”式的经营观念——轻易不借债,不外包,重视技术革新等,所以他们的企业挺过了一次又一次萧条。

 

专家们来了

然而,泰勒出现了,他从没让一家企业发财,却成了“现代管理学之父”。

泰勒具体计算每个工人的劳动效率,以追求“最优化”,迫使工人们像《摩登时代》中卓别林那样疯狂地工作,他这一套显然行不通,却被贴上“科学”的标签。

泰勒的最大副作用是开启了“专家崇拜”,而所谓专家,就是拿个MBA,在大企业中工作两年,以后靠不断换老板来刷新自己的职位和薪水。

在这些“专家”的指挥下,IBM尝试外包,亲手扶起了Intel和微软,自己的PC业务却不得不最终出售,因为“专家”们不知技术为何物,他们坐在办公室里靠数据来做判断。

他们中最辉煌的人才是越战时美国国防部长麦克纳马拉,这位MBA手持一份战绩统计表,每场战斗成果都被数字化,他奇怪的是,每个数据都证明美国在取得最终胜利,可事实却正好相反。原来,一线部队用屠杀平民来完成任务量!

随着美国企业决策层中专家数量越来越多,有技术背景的管理者比例越来越低,研发经费越来越少,美国企业失去了创新冲动。更麻烦的是,在“专家”们看来,“为股东服务”乃天职,因此忽略了“企业为用户服务”的根本宗旨。为增加销量,他们甚至要求降低产品质量。最终,车间里忙碌的“乔纳森大哥”消失了,换成了装腔作势的“山姆大叔”。

 

“专家崇拜”背后的社会崩溃

 

在今天,美国高级经理人的工资是普通人的400倍以上,而在“乔纳森大哥”时代,差距只有20倍左右,这自然会对年轻一代的价值观产生巨大影响。

太多美国家长把“专家”视为成功者,鼓励孩子向他们学习。考进好大学、拿张过硬的MBA,替代了对综合素质的重视。如果说20世纪初美国人之所以迷上汽车,是为了周末可以对它修修补补,则今天美国出现了大量的宅男宅女,他们最大优点是面对质疑,能振振有词,说得好像他们真明白是怎么回事一样。

有趣的是,本书作者们认为中国和日本的崛起也来自清教徒的礼物,“二战”结束后,麦克阿瑟邀请美国管理专家参与改造日本企业,使其抛弃了原有的、落后的英式企业管理方式,这促成了日本腾飞。以后中国通过引进日资,也将这套方法学到手。

中日继承了清教徒主义,而美国的清教徒主义却在“专家崇拜”中衰落,则“世界工厂”的头衔易手,岂非顺理成章?

 

新颖思路背后亦有漏洞

 

“金融风暴”后,美国经济长期表现平平,学界对此反省颇多,《清教徒的礼物》提供了一个独特的分析视角,令人耳目一新。

作者对“美国精神”的过度敏感,源于历史的经验教训。当年英国衰落即源于英国精神的长期低迷,社会冲突不断,人们丧失了向上冲动,最终“英国病”将其从世界领先地位上拉了下来,无怪乎美国人对此会警钟长鸣。

然而,像大多数普通经济学著作一样,本书对历史的解读显得过于简单。事实上,用简单脉络很难串联起一个漫长的历史进程,毕竟历史是多线索演进的,在不同时期,起主导作用的因素各不相同。

为凸显“美国精神”的核心地位,作者不惜删削史料,前人违背“美国精神”的地方一概不提,而后人符合“美国精神”的地方亦视而不见,这就人造出一种错觉:“美国精神”果然渐行渐远。但这一切并不建构在数据调查的基础上,仅靠举例说明,多少有些落入“文傻逻辑”。

应该说,面对金融废墟,作者解开了一个重要的侧面,但他的解决方案太过空洞。

 

对中国读者的启示

 

在现代社会中,中层是连接上层、下层的关键,它的质量决定着发展的质量。

本书深度揭示了以“专家”为代表的中层如何颠覆了“美国精神”,毫无疑问,同样的危机在所有现代国家中都可能发生,中国也不例外。

在中层的生产机制中,秘书、亲信占据重要份额,他们往往缺乏一线经验,而来自一线的中层又常常不熟悉办公室博弈技术,导致在竞争中出局,当后者的比例严重失衡时,就可能造成管理失败。

正如“金融风暴”前,美国政府、企业、金融家、学界一片唱好,几乎无人预警,猛然一击后,我们才发现,原来竟还隐藏着系统性的缺陷,对此,我们甚至束手无策。

中国正在高速发展中,而驱动这个发展的活力究竟是什么,众说纷纭。如果有一天这个活力发生波动,我们该如何面对?我们能否更积极地去把握它?

毫无疑问,本书为我们诊断中国问题提供了一个视角,同时也为我们提出了预警。

(本文原载于2014年1月11日《新京报》,作者:唐山)

 

关于《清教徒的礼物:那个让我们在金融废墟重拾梦想的馈赠》

这本书堪称一部管理文化的经典之作。管理学大师德鲁克曾对这本书表现出极大兴趣,可惜未等到其出版就去世了。这本书是两位年逾八十的作者一生倾力之作,《金融时报》2007年十佳商业图书之一,2009年再版,获得广泛赞誉。同时,本书也是一部独创之作。本书从宗教精神的角度分析美国管理文化。作者认为,目前商业社会的一切问题,皆源于商业本身背离了清教徒精神。二战之后美国占领日本期间,对后者的社会及制造业产生的影响也是作者在本书中最为原创的研究之一。

彼得•F•德鲁克:对您的作品,我有极大的兴趣并印象深刻。期待您写更多相关题材的书籍。别忘了让您的出版商寄一张订购单给我。                                                                 

《哈佛商业评论》:这本关于美国管理文化的书籍令人惊叹。

著名的英国管理学家、管理哲学之父”查尔斯•汉迪:在华尔街金融危机爆发之后,无疑是一个亟需领导力的时刻,而霍博兄弟的书是帮助人们重新认清商业世界真正方向的最好提醒。

曼彻斯特商业学院彼得•卡瓦莱克教授:未来我的学生们都将被要求阅读此书。这是对我们西方管理和技术文化的一部真诚且无所畏惧的评论。

 

《清教徒的礼物》

作者:(美)肯尼斯·霍博、威廉·霍博 丁丹 译

出版社:东方出版社 2013年9月

定价:48.00(平装) 68.00(精装)

 

另请关注理查德·布兰森最新力作《当行善统治商业》——不再搞怪冒险;要谈行善和如何把行善设计在商业模式里。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商业评论杂志及商业评论网立场”


《商业评论》网iPhone客户端

请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官方帐号:

@商业评论网(http://weibo.com/ebusinessreview

@商业评论(http://weibo.com/hbrc)


[  标签:京报  精神  美国  清教徒的礼物  ] 1039 次阅读0 次评论
  • 分享这篇文章:

共0人分享过本文,他们是:

评论

    该文章只有登录后才能评论。请先登录

    分享到:QQ空间 腾讯微博

    评论

    分享说明:

    你还可以输入140个汉字

    :分享了一篇文章

    新京报:是谁颠覆了美国精神?

    1620年,一艘捕鱼用的小船离开英国港口,整整65天艰苦航行,船上102名清教...